遮天TXT > 科幻小说 > 毒医凰妃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既是无颜女何苦搏同情
    听到洛铭轩的话,白博宁就知道今天这件事是不能息事宁人的过去了,只得僵硬着声音,命人先将那个男人带了出来。

    那个柳问之在清醒过来的瞬间,看到他被许多的人围在了中间,而他全身无力动弹不得,神情之中有着一丝迷惘,但是瞬间就被无限的恐惧取代。

    他所恐惧的并不是眼前的这些人,而是他背后的主子沈泽文!

    当初王爷虽然要他配合这白心柔做事,但是他也知道景王妃白幽兰在王爷心中有些与众不同,所以在得知了白心柔的计谋之后,他还是去禀告给王爷得知。

    王爷得知之后的表情,仿佛要生吞了他一般!到现在想起来,柳问之还会忍不住惧怕的颤抖了一下身子。

    好在王爷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吩咐他在白幽兰被迷倒之后,就趁机将人带出丞相府。

    临行之前,王爷身边的玄羽警告意味十足的对他说,倘若这件事办砸了,他面临的将不是死那么简单的事情!

    谁知,他只是悄悄的来查看一下白幽兰是否已经被迷倒了,没想到只是一晃神的功夫,他就晕了过去,再清醒过来之时就发现是这样的情形!

    事情真的被他办砸了!

    想到这里,柳问之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只是,柳问之的表现看在众人的眼中,就被当做了与丞相夫人偷情,被丞相捉奸而产生的恐惧!

    众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的落在了一直黑着脸色的白博宁身上,想要看他究竟如何来处理这人。

    只是,这个时候白幽兰冷冷的开口说道:“白丞相如此袒护另外一人,难不成真的是……”

    “景王妃!”白心柔猛地冲上前去几步,未语泪先落,语气委屈的说:“景王妃若是没有出嫁,心梦也该称呼景王妃一声妹妹,既是如此亲密的一家人,景王妃如何忍心三番四次的无中生有,诬陷母亲!母亲明明是头疼旧疾发作,正在休息!”

    说完,白心柔的胸部剧烈起伏,仿佛对于白幽兰的言行真的是气愤异常。

    只是,白幽兰轻轻的耸了耸肩,说道:“白小姐,你哪只耳朵听到本王妃说那个女人是丞相夫人了?什么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你就是最好的诠释!”

    闻言,白心柔才想起来,除却一句“丞相夫人如此豪放”之外,白幽兰确实从未说过里面的女人是丞相夫人这样的话!

    白心柔不禁再次白了脸色,她终于明白过来,白幽兰再也不是原先任由她拿捏在手心的小兰!

    白幽兰的话虽然并未说完,但是她话里话外的意思,谁都明白,又如何需要说的那般清楚?

    不少人看着白幽兰的脸庞上,与洛铭轩如出一辙的冷漠,不禁开动心思,想着这陈氏究竟怎样得罪了她,让她如此不遗余力的去报复。

    而更多的人则是看向了白博宁,看他究竟敢不敢让那个女人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白博宁的脸上忽青忽白,额角的青筋却是清晰可见,显然被气的不轻。

    但是他也知道,此时的事情就是骑虎难下之势,目光情不自禁的在紧闭的房门上扫过,缓缓的吐出去一口气之后,冷声吩咐将房间里的那个女人带出来。

    进屋去的丫鬟显然已经给那个女人换了一身完整的衣衫,不过被点住的穴道并没有被解开,犹自昏迷着,被半拖半拉的弄了出来。

    虽然那个女人是耷拉着脑袋的,但是白幽兰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她的模样有了轻微的改变!

    如果说她原本的模样会让人一眼就看出来是陈氏的话,那么现在的模样只会让人感觉,猛地一看去与陈氏相似,细看却完全不是陈氏的样子!

    果然是好手段!

    白幽兰缓缓勾唇,她没有想到只是短短的时间里,进屋去的三个丫鬟就能做到这个地步。

    目光深幽的落在了那三个丫鬟身上,白幽兰在找寻着那个易容高手的蛛丝马迹。

    洛铭轩见她的目光有一些飘忽,以为她没有料到这其中的变故而担心起来,于是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指,对她露出一个包含着这世间最为真诚的宠溺笑容。

    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是白幽兰却清晰的感受到,洛铭轩在说:别怕,一切有我。

    回应给洛铭轩一个灿烂的笑容,白幽兰站的越发的优雅端方。

    她的确没有料到白博宁身边有如此易容高手,但是他真的以为这样稍稍易容,陈氏就安全无忧了么!

    当真是笑话!

    原本几乎晕了过去的白心柔,此时也明白过来,立即轻声饮泣着说道:“心梦就说不认识这个女人,景王妃身边的丫鬟却偏说是母亲!父亲,您可得给母亲和女儿做主啊。”

    白博宁故作为难的看了一眼白幽兰身边,低垂着头的青芽。

    只是,他的话尚未说出来,就忽然听到一个轻飘飘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有什么热闹不成?那可不要落下本公子啊,本公子可是最喜欢热闹的。”

    只见一抹艳丽的红色,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在众人尚未看清来人的模样时,就听到他“噗通”一声扔下了什么东西来,扬起了无数的尘土。

    众人忍不住后退一步,却将那个红色身影给凸显了出来,定睛细看不是顾潇然又是谁?

    寒冬天气里,顾潇然身着一袭红衣却拿着一把折扇扇着,无所顾忌的对白博宁说道:“啊对了,白丞相,你的丞相府有个小毛贼,我将他捉来了,还请丞相大人处置,可是费了我好大一番功夫呢。”

    “喂!别装死,起来!”

    顾潇然伸脚踹了踹被他扔在地上的“东西”,众人在此时也才看清,原来被他扔下来的是一个人,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

    那个男人被摔得不轻,却依旧被顾潇然给踹了起来,狼嚎似的惨叫着:“公子饶命啊,小人不是贼,公子饶命……”

    说着他想要爬起身来却又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只能不停的求饶着。

    这时,洛铭轩就感觉到他身旁的白幽兰,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他心中跟着微微一动,猛然就明白过来,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那个正在嚎叫着的男人,求饶声微微停顿了一下,继而抬头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最终将目光停在了白心柔身上。

    “你可得为小人作证啊,小人根本不是贼,是你说小人来了可以睡一个身份高贵的女人,白小……”

    “闭嘴!相爷在此,岂容你污言秽语!”

    白心柔身边的贴身丫鬟思棋见势不妙,狠狠一巴掌就扇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将他即将说出来的“白小姐”三个字给生生打断了。

    只是,到了此时众人哪里还会不明白?一时间众人的眼神皆是微妙的看着白心柔。

    白心柔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晃晃的仿佛要倒在地上一般,全赖她身旁的思棋扶着。

    抬起带着眼泪的双眸,白心柔对白博宁说道:“父亲,女儿举办赏梅宴,只是希望能够博得父亲和母亲的展颜一笑,谁知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女儿并不认识这几个人……可是这人却……女儿当真是无颜再活在这世上了……”

    白心柔说完这些话,珠泪滚滚而下,哭的好不凄凉,让众人的心也跟着酸酸的。

    谁知,这时就听到洛铭轩冰冷的话语传来:“既是无颜女,何苦在这博取同情!”

    洛铭轩这句话一出,众人皆惊,虽然素来就知道这景王爷为人冷漠至极,却不曾听他说话如此尖刻过。

    “我毕竟不曾受到任何损伤,王爷何必如此。还是先弄清楚这三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吧,否则白丞相也难以心安不是?”

    听到白幽兰这两句话说出来,众人也终于明白为何洛铭轩会直言白心柔是无颜女,原来是为了自己的王妃出气!

    早就听闻景王爷很是宠爱景王妃,凡事无所不应,此时看来这传言恐怕是真的了。

    不过众人想归想,终究还是将目光落在了地上三个人的身上。

    被顾潇然抓来的那个猥琐男显然被思棋的一巴掌打懵了,好半晌都没有任何动静,却好似忽然醒悟过来一般,指着白心柔身边的思棋,用力的嘶吼起来。

    “就是你这个丫鬟去找的我,说白小姐许诺我只要来丞相府,就会有一个身份高贵的女人送给我!她还生怕我不去,特意给了我三十两银子!”

    说到这里,那猥琐男再次哀嚎起来:“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干啊,就是不见这个丫鬟前去接应我,我才在院墙外多看了两眼!求丞相大人开恩啊!”

    “你……你胡说!”思棋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因为什么而涨红了脸颊,极力争辩道:“我哪里见过你了?”

    白心柔刻意装出来的温顺,泪珠不断滚落,却还是据理力争说道:“这里每一位夫人小姐都是贵人,你却如此说,真是要陷丞相府于死地才肯罢休么!”

    “究竟是有何人指使你如此做的,你还是快说出来吧,也好换的自己性命能够保存下来。”

    听到白幽兰这句话,众人有些疑惑,这个男人不是说是白心柔安排的么?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众人纷纷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