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说 > 不良人之天下莫敌 > 第六十一章 岐王有请
    “愿意,我们愿意把握这个机会!”黑白无常见李存勖语气有所松动,连忙点头。

    李存勖望了他们一眼,对常昊灵说道:“那好,你先把衣服撕下一块布来。”

    “嗯?”常昊灵眼神一滞,不知李存勖究竟意欲何为。

    李存勖皱了皱眉,说道:“怎么?不同意?那就撕她的!”

    “别,我这就撕!”

    常昊灵当然不想撕常宣灵的衣服,他连忙将右边袖子撕来,扯下一块布。

    “将玄冥教总舵以及各个分舵的地址写下来,不要耍花样,否则的话,性命难保!”

    黑白无常作为玄冥教中孟婆亲信,他二人所知道的信息绝对不少,因此李存勖这才想到让他们将玄冥教势力分布写下来。

    听到李存勖的要求,常昊灵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一挥刀,割破手指,用血在布条中写下了玄冥教的地址。

    李存勖接过布条,望了一眼,并不知道地址是真是假,不过他目前也并不在乎,因为他并没有打算放过黑白无常二人。

    “额,这位公子,这就是我们玄冥教总舵以及其余分舵的的位置,千真万确,您看,是不是可以放我们走了?”常昊灵将手指的血迹止住后,试探地问道。

    李存勖点点头,随后运起一掌,径直拍向常昊灵。

    常昊灵本来就受了重伤,加上李存勖这一击又是突然爆发,他根本不可能躲得开,因此这一掌直接轰在了他的胸口。

    常昊灵遭此重创,又喷出一口鲜血。

    一掌过后,常昊灵经脉尽断。

    “你……你竟然出尔反尔!”常宣灵之前大气不敢出,此时见李存勖竟然又对常昊灵出手,再也忍不住,直接脱口而出。

    “别急,也少不了你的一掌。”李存勖旋即把握好分寸,确保不会一掌将她打死之后,又向常宣灵拍出一掌,冷冷说道:“我只是饶了你们的性命,可没说不会废掉你们的武功。”

    李存勖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二人,就算不杀他们,也要废了他们的武功。最起码,不能让他们继续为害世人。

    或许他们二人身世悲惨,行事也有苦衷,但李存勖可不管这个。

    既然他们想要杀人越货,那么就要承担失败的后果。

    失败之后还想要全身而退,怎么可能?

    常昊灵此时浑身疼痛,但手指却捏得发青,心里强抑住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而常宣灵却瘫坐在地,动弹不得,面如死灰。

    李存勖摇了摇头,不去管他们。

    招呼了李泰一声,李存勖便准备离去。

    李存勖只是迈出了一步,又想起了什么,转头走向常昊灵,伸手摸向他的怀中,随后掏出了一本秘籍,放入自己怀中,据为己有。

    ……

    李存勖二人经历了黑白无常与玄冥教教众的插曲后,一路上再也没遇到过危险。

    他们回到村落客栈,装了一些水,带了些干粮,就全速赶往凤翔。

    一路风餐露宿,李存勖终于在傍晚的时候牵着马进了凤翔。

    傍晚的凤翔,街道上摩肩接踵、车水马龙。凤翔作为岐国最繁华的城池,也是有夜市的,因此小摊小贩们有的干脆不收摊,直接继续做着买卖。

    李存勖与李泰走了数天的路,途中又有黑白无常的干扰,此时赶到凤翔时竟然感到有些疲惫。

    李存勖是六月中出去的,回来时已是七月多了。渝州在蜀,凤翔在岐,不得不说,渝州与凤翔的距离不近。

    两人身心疲惫,急着想要休息,于是直接赶往铁匠铺。

    来到铁匠铺门前,李存勖大吃一惊。

    潘铁蛋正带着数十人拱卫司侍卫,在铁匠铺门前做买卖!

    铁匠铺门前不仅有商贾、甚至还有数十个百姓!

    回望四周,李存勖更加吃惊了,他去渝州才刚刚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城东铁匠铺所属的简陋的街道上,居然已经开了十几间食铺、酒肆与杂货铺。

    当初女帝让阳炎天带着他们来这里时,附近的百姓很少,街道根本就不发达,甚至这铁匠铺所售卖的铁器都堆上了一层灰。

    但这才一个月,就发展成这样了?

    李存勖带着不解,走进了铁匠铺。

    迎面而来的是沈清衣与王朴。

    “参见公子!”两人抱拳行礼。

    “起来吧。外面这是怎么回事?”李存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王朴最近已经有向着财政官的方向发展,闻言马上回答道:“公子,是这样的。随着武德司许多人都来到凤翔,我们的花费增加,但此刻的武德司又不像潞州那时一样有税收,因此我们的钱财已经捉襟见肘。”

    李存勖点了点头。

    王朴打开话匣子,继续说道:“公子那时不在凤翔,因此属下、潘指挥使与沈先生就私自商议了一番,定了一个主意,还望公子恕罪。”

    “无妨,继续讲。”李存勖点头。

    “我们武德司有许多青壮,本来是想让他们下力做些工,可是工钱太低。况且我们武德司都是精锐,做苦力有些小题大做。”王朴顿了顿,又道:“于是沈先生提议,让武德司一部分人锻铁,将铁匠铺做大,以此牟利。”

    王朴察言观色,一直观察李存勖的脸色,见李存勖脸上并无怒容,便继续道:“打铁的活本不好干,但我们武德司各个身怀武功,因此干的来这份活,事到如今,已经有数十个拱卫司的弟兄投入到锻铁的事宜上了。”

    “继续讲。”李存勖点头道。

    “接下来,附近有商人发现我们铁匠铺的铁器物美价廉,商人们便源源不断地要我们给他们供货……当然我们并没有供给他们很多,只是些许而已。

    咱们打造的农具、砍刀等铁器锋利结实,物美价廉,很快就有老百姓察觉到了。一些伙夫、厨子、猎人甚至凤翔的富贵人家与兵官都来我们这里购买铁器。

    久而久之,这里便逐渐繁华起来,也有许多商人将四周的地买了下来,开了几间杂货铺,食铺等等。

    当然,铺子发展过程中岐王帮了不少忙,因此我们私自与岐王达成交易,岐王为我们提供大量铁矿,而我们负责打造,利润共分。”

    王朴说完这一句,与沈清衣一起单膝下跪,抱拳道:“属下等未经允许,私自与岐王交易,请公子责罚。”

    “你们做的很对,最起码现在没有错误,先起来吧。”李存勖摇了摇头。

    王朴又道:“对了,公子,今日就是岐王派人来送铁矿的日子。公子何不去看一看?”

    李存勖点头。

    在王朴带领下,他们慢慢来到了人烟稀少的铺子后面,停在了一个隐秘的巷子前,站在旁边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行人,拉着马车出现在了远方。

    等那一行人渐渐走近,李存勖这才看到这群人的真面貌。

    这群架着马车的人应该是是岐王府的护卫。很明显可以看出。他们身上装备精良、衣甲鲜明,而且行伍严整,定是精锐。

    而马车上运送的应该是铁矿等材料。

    那为首的武将一看见李存勖,居然向李存勖抱拳,说道:“这位是公子吧,参见公子!”

    武将话音刚落,身后的众军顿时站直身体,也跟着说了声“参见公子”。

    李存勖之前是没见过此人的,因此这人肯定是临阵应变。

    就冲着他这份审时度势,随机应变的能力,肯定不是普通将官。

    他应该是岐王,或者女帝手下的指挥使以上的将官。

    李存勖笑着与他们寒暄几句,便让手下忙活起来。

    那武将也下令卸车。

    两边人都接到上司命令,共同将这些矿石搬到了铁匠铺里去。看着他们精诚合作的样子,好像关系还不错。

    这时,李存勖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向他走来。

    这个窈窕的女子虽然天姿国色,可惜手中那些一双大铁锤却十分煞风景。

    阳炎天走到李存勖跟前,道:“阳炎天奉岐王令,在此恭候公子多时了,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