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无仙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朋友有乡
    感谢书友石上清泉的捧场支持!

    ————————

    想不到对方还有同伴在此埋伏,潘文轩大惊失色,心中哀呼了一声,完了!

    来的是三个面目狰狞的汉子,打扮各异,皆手持法器。为首者是一个练气七层的修士,余下两位也都是练气五层的修为。这三人显然与富平是一伙的,拦住潘文轩后,其中一人笑道:“你小子倒是乖觉,差点就让你跑掉了!”

    另一人说道:“富平,你引来的这个小子修为这么低,身上有没有油水啊?”

    富平奸笑了一声,冲那三人拱拱手说道:“小弟见过三位大哥。这小子是来自家族的修士,即便是再寒碜,也比寻常的修士阔绰一些。”

    潘文轩急得团团转,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沮丧与悲哀。他修为虽低,有些不明是非,却并非毫无见识。富平纠集这几个散修做这剪径行当,是无论如何不会留下活口的。

    懊恼自己有眼无珠,潘文轩指着富平骂道:“你这个小人,枉我还称你一句师兄呢!你行这无良之举,就不怕宗门的责罚?”

    潘文轩气急败坏的模样召来一阵嗤笑声,富平怪笑道:“老子行的是毁尸灭迹的勾当,宗门又岂能知晓这其中的名堂。”

    “哈哈!怪就怪隐元宗收徒不严,不然富平这小子也混不进去。”一人放肆地笑道。

    那个七层修为的散修懒洋洋地说道:“我等皆是孤苦无依之人,又无仙门可以倚靠,不抢点灵石也修炼不下去!算你小子倒霉,动手!”

    闻声,余下三人祭出了飞剑,便要斩杀潘文轩。

    此时的潘文轩已生不出半点儿抗拒之心,对方四人的修为皆高出太多,任何一人都不是他能应付,引颈就戮便是唯一的下场。

    此时,隐身不远处的林一,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来。他实在想不到,修士间竟也有如此的鸡鸣狗盗之徒,行这杀人越货之事。潘文轩与他有些交情,不能见死不救。

    四人转眼便围了上来,潘文轩就欲闭目等死之时,场中突然燃起一团火球。

    ……

    对方出手了!内心的恐惧,使得潘文轩将要张口惊呼之时,却又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那火球竟是从那个领头的散修身上燃起,只是瞬间,这个人便化作一堆的灰烬。富平三人见状也是满脸的讶然,一时顾不得去对付潘文轩,面面相觑起来,这是怎么了?

    又一团火光在一人身上升起,余下两人吓得跳了起来,下一个被烧的说不定就是自己。

    “有人偷袭!”

    听到同伴的喊声后,富平心中一激灵,便欲逃跑之时,身后传来一声惨呼,吓得他肝胆俱裂,急忙向远处纵去。可脚下尚未落地,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已拦在了他的前面。

    惊变迭起,使得潘文轩目瞪口呆,可见到那个突然出现的身影时,他惊喜莫名地喊道:“林道友!”

    正是林一赶了过来,以他强过练气修士许多的神识,施展其隐身术来,这四人根本未有察觉,他趁机祭出了赤炎剑,偷袭三人后,又拦下了逃跑的富平。

    林一冲潘文轩点头打个招呼,目光又转向身前的富平,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赤炎剑,淡淡地笑道:“别急着走啊!待我问你几句话也不迟。不过,若有半句不实,休怪我手下无情!”

    富平转动着眼珠子,暗想着还有几分逃走的胜算,可自己的三个同伴也成了灰烬,让人不寒而栗。他迟疑了下,忙擦拭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挤出笑脸说道:“不知道友要问什么,在下知无不言!”

    虽不知林一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还救下了自己,潘文轩还是放下心来,走过来站在一旁。本想着责骂富平几句,却又不知林一有何用意,他只能恨恨的啐了一口,以示忿恨之意!

    “如你这般的散修,在归灵谷中还有多少?还有你说的仙坊究竟在何处?”林一的语气很随和,让富平暗藏了几分侥幸,他忙答道:“这里有许多的散修,到底有多少人,我还真说不出。仙坊距此百里,不过,在另一个方向。”

    潘文轩在一旁忍不住哼了一声。

    林一眉头一皱,问道:“如你这般杀人劫财的散修有多少?还有,你说的这个仙坊,为何不被人知晓呢?”

    富平小心的看着对方的脸色,不安的说道:“杀人劫财……?修士间……不一直都这样吗?”他看林一的脸色沉了下来,忙扇了自己的一巴掌,点头哈腰地说道:“呸呸!是在下说错了。各个集市、仙坊中,都是散修的容身之所。不过,如我兄弟四人因意气相投才聚到一起做这个……营生的,怕是不多吧!这些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情,还有没有他人如此这般,便不是在下知晓的了。”

    咽了口唾沫,富平接着说道:“所谓的仙坊,其实也就是家族以及仙门附近所在集市罢了,若是专门买卖修士所需之物,便称之为仙坊,这些都是大伙儿知道的,可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因为……这个买卖的东西不是来自正当的途径。譬如,我兄弟要买卖什么东西,怕惹出麻烦来,便只能去这样的地方。”

    “这些仙坊的背后都是一些什么人?”林一问道。

    富平又转动了下眼珠子,噢了一声,忙说道:“道友是问仙坊是何人所建……?”

    林一撇了撇嘴,默不作声地看着对方。

    富平强笑了一声,说道:“道友勿怪,我这不是怕会错了意吗!据说,那仙坊的背后,有家族的人,也有仙门的人,更有一些散修。大伙儿都有摆不到明面上的东西要进出淘换,这才有了仙坊的存在,此处常常能买到别处没有的好东西。”

    “如何才能寻到这些仙坊呢?”林一问道。

    富平拿出了一枚玉简和一块令牌,讨好地说道:“无人引荐的话,那仙坊即便找到了也不让你进的。这玉简中便是归灵谷中几个仙坊的所在地。这玉牌是进入仙坊的凭证。”

    林一伸手将两件东西抓过来,有些好奇地问道:“这玉牌有无身份标记呢?”

    富平摆摆手说道:“这倒没有,仙坊只认玉牌不认人的。”

    林一点点头,将神识浸入了玉简中,果然是一张图,其上标注了几个地方,应是仙坊的所在。

    富平偷偷地四下打量着,见林一的心思都放在了玉简上,他眼角抽搐了下,转身便跑,感到对方并未追过来,心头一喜,谁成想一道赤红的剑光迎面劈来,迅即将其化作了一团火焰。

    林一收起了手中的玉简,嘴角翘起,看着富平烧为灰烬后,手指一招,那道剑光飞来与赤炎剑合为一体后,入手不见了踪影。

    早就防备对方逃跑,林一早早布下的玄天剑阵,一把无影无形的飞剑始终隐在富平的身后,只是他并未察觉就是。

    “多谢林道友救命之恩!”

    看着林一轻松的杀了四个修士,潘文轩佩服得五体投地,俯身一礼,郑重拜谢!

    林一偏过了身子笑道:“呵呵!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出手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文轩道友不必多礼!”

    见林一并无做作之意,潘文轩也变得轻松起来,忙将手中的东西递了上去。

    “这是那几人身上之物,理当归道友所有,还请收下!”

    潘文轩递过来的是富平等人乾坤袋和飞剑,林一接过来查看了一下,里面并无什么珍稀之物,想了想,将其中两个乾坤和飞剑抛还了回去。

    “这如何使得?”潘文轩连连推辞,只是面露不舍。

    林一笑了笑,说道:“这些东西或许对你有用,起码能换来灵石,我不也拿走了一半吗?”

    潘文轩羞涩地笑了下,接过了乾坤袋。这些林一看不上眼的东西,对他来说算得上一笔意外之财。

    二人好几个月未见了,免不了要说会话,便寻了块清爽的地方坐了下来。

    潘文轩如愿以偿的加入了隐元宗,成为了一名外门弟子。只要他的修为能达到练气五层,便可进入内门修炼。

    隐元宗有两位金丹祖师,宗主是金丹中期的修为,除此以外,尚有金丹初期的祖师一人,筑基期的修士一二十人,还有一二百个练气期的修士。

    潘文轩加入隐元宗后,一直在宗门内修炼,也结识了几个师兄弟,这个富平便是其中之一。他耐不住对方舌灿莲花的蛊惑,便欲到附近的仙坊看看,谁知被对方算计了一把。若非遇到林一,只怕已变作一抔尘土了。

    仙门之中并不安稳,其间暗藏的凶险,比起江湖门派来,尤为更甚。这便是潘文轩给林一带来的体会。

    潘文轩又问起林一的近况来。作为初入门的弟子,万家修士被杀一事,他也只是耳闻,并不知详情,也未将此事与林一牵连到一起。后者自然不会提起这件事情,也不好说本来想去隐元宗的,便说有人举荐,要去正阳宗试试运气。

    潘文轩认为这是木家的缘故,为林一深感庆幸。

    一个时辰后,潘文轩知道对方还要赶路,心知不好挽留,神色突然忸怩起来。林一摸不着头脑,不知他要做什么。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