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第369章 收拾
    院子里众人扭头看过去,原本沸腾的小院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三十多号人就这么齐刷刷的看着大门口!赵东辉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眉宇之间戴上了丝丝的怒气!

    最先变脸的是赵家老爷子,一看来人就知道,李家兄弟这是听说自己娃回来了,来找茬了!赶紧在桌子底下扯了两下赵东辉,让他坐下,别惹事!

    秦天一看,淡然的笑了笑!

    “赵家的老东西,今天我们再来问你们一次,房子是拆还是不拆!?搬还是不搬!?”李老四,带头四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约莫三十来岁,拿着手里的木棒就指向了老爷子,语气之中毫无尊重不说,竟然还带有极其强烈的侮辱!

    “我搬你骂了隔壁!”赵东辉一听,立马破口大骂!

    生身父母被辱,是个有血性的汉子都不能忍下去!

    骂声刚落,手里的大海碗就朝着李老四扔了过去!

    李老四冷笑了一声,手里的木棒一晃,就把碗打落在了地上,开口嘲笑:“草泥马的,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在班房里没住够!?老子从小就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你倒是挺有种敢在我面前叫了啊!?”

    赵东辉一听这话,顿时脸色一黑,他和李老四相差不大,从小就被李老四欺负,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当着自己这么多兄弟的面把这话给说出来,顿时让赵东辉觉得颜面无存!

    “哦!?从小就能欺负赵东辉啊!?厉害了!不如今天让我们开开眼,看看你以前都是怎么欺负赵东辉的吧!?”秦天见赵东辉尴尬,笑着开口说道,“要不你俩打一架!?”

    秦天怂恿,李老爷子一听,脸上就露出了苦相,有些埋怨的看着秦天,心说我这按着我娃都按不住,你怎么还怂恿他去打人呢!?

    赵东辉一听顿时胸脯一挺,甩开了老父亲的手,眼看就要上前!反观对面李老四,一听秦天要他和赵东辉单挑,顿时脸色一变!

    这赵东辉虽然人有点怂,但是手上的功夫真不含糊,尤其是在部队呆了几年以后,根本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前几天被赵东辉打的,正是他!要不是自己三个哥哥给自己撑腰,恐怕那天就要挨一顿好揍了!

    心里没底的李老四脸色突然一狰狞,“谁特码裤子拉链没拉紧,把你给露出来了!?有特码你啥事!?”

    李老四开口对着秦天就是一句骂!秦天冷笑了一声,手里的酒杯猛地往桌子上一磕!在场坐着的三十多号人,哗啦一下就站起来了,身上杀气升腾,齐齐的往前迈了一步!

    整齐划一的动作,再加上身上穿的保安服,气势一下就起来了!

    “再敢出言不逊,我就打掉你的牙!”秦天淡淡的说着,声音明明不大,但在场的人却没有任何一个听不到的!

    场面突然尴尬了下来,李老四大脸憋得通红,但却就是被秦天的气势给吓住了,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时候,周围的邻居们也都发现不对了,纷纷端着饭碗走出家门口,观望起了局势。

    李家李老大一看,不能让自己四弟吃亏,一步就迈到了前面朝着秦天拱拱手,“这位兄弟哪里人!?这是我们老王庄自己的事情,还请兄弟不要插手!”

    李老大的话,听起来感觉是挺客气,但话里话外那种威胁和命令的语气,却是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

    “哦!?那我要是硬要插手呢!?你能把我怎么样!?”秦天头也没回,吃了一口老太太炖的老鸡,再次端起酒杯跟李老爷子碰了一下!

    老爷子这时候哪有心思喝酒啊,看着院子里这景象,心里除了担心还是担心!但秦天这么恭敬的给自己敬酒,老爷子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好端起来抿了一小口!

    “怎么样!?你这只有三十来号人,我后面跟着的是六十人,你说我能把你怎么样!?”李老大冷哼一声,底气十足!

    “那你就不怕我报警!?”秦天微笑。

    “哈哈哈...你是缺心眼吧!?到现在还没闹明白我们跟派出所什么关系!?在老王庄我们李家就是天!”李老大还没说话,旁边站着的李老三开口嘲笑道!

    “外乡人,告诉你,我就是老王庄老户,李家老大李长龙,你也四下里也打听打听,弄清楚我们李家四兄弟的名声再来蹚这趟浑水。”

    “哦!?说完了!?”秦天问道。

    李老大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着这个坐着的外乡人一身的邪气,不像个好人!

    果然,话音刚落,秦天手里喝空的酒杯猛地甩了出来,正中李老大的心窝,巨大的冲击力,顿时把他砸的飞了起来,扑腾一声,就进了老赵家门口的池塘里!

    几十号人全都退出了赵家院子,赶紧去水池里捞李老大!

    说是池塘,其实就是个污水坑,几只鸭子在里面凫水,看见这个大个活人摔进来,赶紧抖抖翅膀,嘎嘎叫着跑开了,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也发出一声惊叹,这外乡人太猛了,上来就动手啊。

    污水坑很浅,李老大仰面朝天躺在里面,全身都湿透了,一脸的污水,狼狈不堪,秦天坐在凳子上动都没动,将烟头一扔,背着他大骂:“少特码在老子面前装腔作势,打得就是你!”

    李老大很快从水坑里爬上来了,气的呼呼直喘,他可从来没受过这份气啊,东林乡里里外外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他们老王庄的李家四兄弟?

    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外乡人一酒杯给砸到水坑里,这要传出去,他们李家的脸往哪放!

    “特码的,敢跟我动手,今天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走了!”

    一时间,李老大身后的六十来号人身上纷纷冒出了杀气!

    秦天已经起身走出来了,焦程和赵东辉跟在两侧,剩下的二十多号兄弟跟在后面,最后一个出来的兄弟反手就关上了赵家大门!

    赵家老爷子被关在里面,不断的敲打着大门:“娃啊,可千万不敢再动手了啊!”

    “兄弟们,亮家伙!”秦天一声大喊,众人纷纷露出了藏在后面的钢管,一米二一根,金属色的钢管在整齐的保安服的映衬下,显得极为的不俗!

    在相比于李家四兄弟带来的人,一群什么木棒,出头,砍柴刀,杂乱不堪,水平高低立见分晓!

    此时围观村民已经很多了,墙头上,屋顶上,大树上,到处都是人,远远地看着老李家和老赵家干仗,这么多人围观,竟然没有一个来劝架的。

    “住手,千万别动手!”远处一声大喊,暂时制止了这场即将爆发的斗殴,一个老头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解放鞋上沾满了泥巴,一顶解放帽也洗的发白,帽圈处是白花花的汗碱,不过看村民们对他点头哈腰的态度,这人分明是个有威望的老头。

    “怎么又打,你们还把我这个村主任放在眼里么!?”老头气冲冲地说。

    “七叔,不是我们想给你添麻烦,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你看我被打的,都让他们扔河里了!赵家小子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外乡人,都欺负到咱们姓李的头顶上了。”李老大恶人先告状,气势汹汹的说道。

    “老村长,是他们欺负人在先,都打到我家门口。”赵东辉忿忿不平道。

    “千万不能动手,都是乡里乡亲的,有啥话不能好好说,你们要打,就先打我。”老村长倒是个倔脾气,往中间一站,说啥不让李家人再往前走。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