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林秋涵 > 第2684章 剪不断理还乱
    陈飞见状,不禁出声问道:“怎么了?卫叔叔和你说什么了?”

    卫玲轻叹一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爸给我介绍了几个相亲对象,想让我认识一下。”

    “相亲对象!”

    听到这,陈飞莫名的感到心脏狠狠的跳了一下。

    随即道:“玲姐,要是卫叔叔逼你相亲。我打电话和他说说,他会理解的。”

    卫玲摆手道:“不用,我爸没逼我相亲,只是说我年纪不小了,介绍一些人给我认识。愿不愿意,都看我自己。但——”

    “玲姐你没看得上的?”陈飞道。

    卫玲看了陈飞一眼,悠悠出声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在心里认定了某个人,其他人,就算再优秀,也总感觉不对。”

    “陈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看着卫玲深情的眼神,陈飞心中咯噔一下,一股热流涌了上来。

    卫玲曾经向他坦言过,她喜欢陈飞。

    但她明白,陈飞已经和林秋涵结婚了,所以一直将这份心意埋在心里,没有任何越界的举动。

    只是,感情能深埋,却无法消散。反而像一坛美酒,随着时间的推移,发酵得越来越香醇而浓郁。

    最近,卫金龙给卫玲介绍了一些相亲对象,卫玲自己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见了几个。

    但见了之后,她才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个人,是完全无法取代的。

    “玲姐,这,我——”就算陈飞现在都已经踏上神级之路了,但在感情的事情上,还是显得笨拙无比,根本无法回应卫玲的心意。

    看到陈飞这幅手忙脚乱的模样,卫玲悠悠道:“我明白。”

    “只是,今晚,你能不回家吗?”

    “啊,这——”陈飞又为之一惊。

    卫玲轻轻一笑,“放心,我不会做出对不起秋涵的事情的。我只是希望你,能陪我一晚。就静静的陪着,什么都不做。”

    略微思索之后,陈飞点头道:“玲姐,今晚,我陪你。”

    卫玲露出一抹笑容,指了指双人床的另一边,道:“晚上冷,你上来吧!”

    “这,这不太好吧!”陈飞道。

    “难道,你信不过我?还是,你信不过你自己?”卫玲眼珠一转,开口问道。

    陈飞一时无言,只能爬上床,坐在了卫玲身边。

    就这样,二人轻轻的聊着。从最初在龙安市的相识,到之后遇到的各种事情。

    一点一滴,回忆好似沙漏一般,慢慢从脑海中流出,让二人嘴角不由得轻轻扬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夜深了。

    二人都有些累了,闭上了眼睛,慢慢滑入被窝之中。

    而此时,卫玲忽然睁开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陈飞,嘴巴轻轻动了动,发出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对不起!”

    然后,一阵稀稀疏疏的声响过后,卫玲伸出白皙的手臂,轻轻的贴了过去。

    ………

    次日早晨,陈飞坐在床上,看着从窗帘缝隙中射进来的阳光,揉了揉眉心,一时感觉有些头疼。

    双人床上,他身边,已经没人了。

    不过他却十分清楚的知道,在清晨的时候,卫玲是如何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如何小心翼翼的换掉了染红的床单,最后如何留下一封信,匆匆离开。

    以陈飞的实力,卫玲的动作再如何小心翼翼,都不可能避开陈飞。

    只是,昨晚发生了那种事之后。

    陈飞和卫玲一样,一时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对方,所以干脆装睡,装作没发现卫玲的离开。

    套上衣服,陈飞将床边卫玲留下的信拿了起来。

    打开一看,信件内容不多,应该是在早上匆匆写完的。

    “陈飞,我做出那种事,我对不起,对不起秋涵。我知道我不应该那么做,但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两年前,我向你坦白心意的时候,我当时坚信。只要时间够久,一切的感情,都会慢慢淡薄的。”

    “但直到前几日,我爸让我相亲之时。我才意识到,你从来没从我心中离开过。”

    “我不希望自己的后半生,是陪着一个不爱的人度过,这样对我不公平,对他也不公平。”

    “我也知道,我比不上秋涵,更比不上你,我不奢望成为你的妻子。”

    “所以,我选择了这种方式,能将自己珍藏的美好,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度过。”

    “不要联系我,因为,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看完,陈飞一声叹息,摸起了手机,拨出了卫玲的电话。

    虽然玲姐说不要联系她,但毕竟在这种事上,陈飞占了便宜,他不能置之不顾。

    只是,电话响了一阵之后,却一直无人接听。

    陈飞接着又打了几个电话,但卫玲一直没有接听。

    最终,陈飞给卫玲发了个留言,“玲姐,昨天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我希望,找个你觉得合适的时间,我们好好谈谈。”

    随后,陈飞收拾了一番,从卫玲家中离开了。

    本来,陈飞还想等几天,让卫玲缓一缓,再和她好好聊聊。

    但带队去香江和外国武道组织谈判的事情,已经越来越近了。陈飞必须要出发了。

    最后,陈飞只能再给卫玲留了个言,然后和团队一起,飞往了香江。

    就在陈飞带队前往香江的时候,各个不同国家的武者组织负责人,此刻正开着一个电话会议。

    “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好消息,米国红花会的那位大佬,已经答应了。他很快就会来到香江的。”

    “太好了,有了那位大佬的出面。谈判应该会容易很多。”

    “别太乐观,那陈飞,可是颗硬钉子,没那么好碰的。”

    “也别太害怕,陈飞硬是硬,但既然答应了谈判,事情肯定还有寰转的余地。”

    “对了,香江那边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

    “那边早就准备好了,一群墙头草,给钱就搞定,没什么难度。”

    “报纸、电视台、网站,都搞定了?”

    “都安排了,还有香江大学的学生,我们都组织了。”

    “嗯,那就好。这次,我们大家要团结,不能让那陈飞狮子大张口。”

    “明白!”

    “好,散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