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我是大泼猴 > 第九十九章 以血养草
    门内竟然是一片的荒草丛生的荒地,难道这个国师府根本没有人居住吗?

    里面的荒草竟然有半腰之高,不远处就是主殿,竟然还修成了道观地样子。

    孙野仔细的打量着周围,却是是灭有什么人居住的样子。

    慢慢的走进,前脚刚踏进草丛中眼前的场景又发生了变化,一切的荒草竟然凭空消失了,变成了砖瓦地。

    “这是幻术?”

    孙野有些不相信,能骗过自己的幻术起码是真仙级别的仙人,或者在这个幻术上有着不小的成就。

    看和瞬间变换地场景,孙野一时间有些不敢上前了。

    这里的确是不一般,还是小心为妙。

    “阁下敢闯进来,又怎么不敢走进来呢?”

    前方地大殿中传来一阵阵声音,应该是国师吧。

    “谁说不敢,你这个妖道装神弄鬼,看我不拆了你的庙门。”

    孙野手中的菩提棍子握得紧紧的。

    “拆我的庙门,我好心好意请你进来喝茶,没想到你还有这些想法,想要拆我的庙门,能进来再说吧。”

    那声音悠扬地说着,好似好不在意。

    孙野一听,没有任何的莽撞,反倒是变得更加谨慎了。

    这国师能仰仗着这手幻术,肯定还有别的后手,一定要小心。

    孙野动了动自己的左脚,试探的走出一步,顿时场景又变成了之前的荒草滩的模样,半腰高的荒草在风中摇曳。

    “这等幻术还想阻挠我。”

    孙野继续走着,可是刚走了一步,那半腰高的荒草就高了一尺,再走一步,又高了一尺,几步下来,荒草已经是一人来高,遮天蔽日的,根本看不见远处的场景。

    “这妖道还有些本事。”孙野心中没有慌,手中的菩提棍此刻就是前方地探路仪,不停的拨开草地,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还有没走到大殿。

    “什么情况?”孙野心中一紧,想要飞到半空中,直接飞过去,可是刚跳起来,就像是有一个千斤中的石头压着自己,根本飞不起来。

    这里竟然静止飞行,孙野也只是蹦了起来,越过荒草隐隐的看到远处的大殿离自己有两丈远。

    “你这个妖道,看我到了你面前,不拆了你的殿门,看看你究竟买的是什么药。”

    一手挥着菩提棍继续走着。

    可是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孙野还没有走到。

    “难道是自己的方向错了?”

    孙野再次跳起来,大殿本应该离自己不足几尺,可是孙野跳起来才发现,大殿竟然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大约有十丈之远,方才看到还是一个拳头大的建筑,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米粒大小的了。

    “什么情况?”孙野心中越发的疑惑了,难道这个建筑还会自己跑路不成?

    心中不信邪,再次跳起来,那大殿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踪影。

    现在孙野就像是一个人待在一片空旷的草滩中,四周好像没有任何人。

    “你这个妖道,竟然还有这种道法。”孙野朝天大喊道,“有本事你就出来,这样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哈哈哈,方才想要拆我庙宇的是你,现在走不出来的也是你,你这个修士竟然也敢叫什么山主,就只是一个牛头山出来的小小修士,杀了几个不入流的妖怪,也把自己当做一方人物了。”

    国师的声音从半空中穿来,声音不怒自威。看来孙野这一天杀得妖怪都在他的眼中,他都知道。

    “那又怎么样?那些妖怪该死,违背天理,伤天害人,我遇到他们就是他们的命数,你要是也不死悔改,也是我棍下地亡魂。”

    虽然现在被困在这里,可是孙野丝毫不在意。

    “杀我?等你先走出来在数吧。”

    国师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冷笑了几声,便消失了。

    “真当你这个地方是个宝贝?”孙野笑了笑。

    手中的菩提棍扬到半空中。

    “大大大。”

    菩提棍应声变大,黑漆漆的棍子瞬间就变得有一丈来粗。

    孙野施展天地法相,顿时也变得有三丈来高,怀中抱着变大地菩提棍,笑了笑。

    “我就看看你这个宝贝有多厉害。”

    怀中额的菩提棍瞬间朝着四周荒草滚去。

    “算是我小瞧你了。”

    国师地声生又响起了,地上只有一人来高的荒草也开始疯长,逐渐变得五六丈高,绿色的草叶子,简直都能当做棉被,应该在犹如古树一般的杆子上飘着,菩提棍虽然压倒了一片,但瞬间又长上来了一片。

    像是生生不息,连绵不绝。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咱来谁厉害。”

    孙野还不信邪了,手中的菩提棍不停个舞着,像是一个不停歇地割草机,身旁的荒草顿时一批批倒下,可是瞬间又长了上来。

    几炷香之后,孙野累的拄着菩提棍气喘吁吁地,“你这个妖道真是有点本事。”

    四周的荒草还是如同之前一样,一样的嫩绿,一样的高大。

    “你继续啊。我还能变,我就,不信我,困不住你了。”

    国师的声音也有些气喘吁吁,这种高强度的施法的确是太浪费灵气了。

    “嘿嘿,你这个妖道也不行了。”

    孙野听出了国师也是强弩之末。咧着嘴笑了笑。

    “你怎么着?看我不破了你的这片天地。”孙野猛地吸一口气,身体像是一个吹大了的气球之中,又是变大地几丈。

    “哈哈哈哈,来啊,继续啊。”孙野不断的长大,不断的变大,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来啊,你这个妖道还有什么办法?”孙野看着头顶的天地,再吸了一口气,又变大了几分。

    “你还想变大,真的是痴心妄想。”

    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手,朝着孙野拍去,巨手纹路清晰可见,想要直接想要孙野按到了泥土中去。

    “你还敢出现,看我不顶你。”

    孙野手中的菩提棍插在地上,双手朝着半空中的巨手袭去,自己的双手才能挡住那个巨手,可毕竟是实力悬殊,孙野被硬生生按到了泥土中去。

    双腿不断的没入泥土中,觉得泥土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挠着自己。

    低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些泥土中竟然全是红色的,自己刚才的一番打斗让土地都翻了过来。

    到处都是红色的泥土,那种红色像是被鲜血浇灌一般。

    透着深红色。

    仔细看去,土地中还有些许肉块,缠绕在那些枝叶上。

    “你竟然用人身来浇灌土地?你不是人。”孙野越陷越深,双手不停的抵挡着,口中大喊道。

    “哈哈,我本来就不是人,而且你不觉得这些被人血浇灌过的植物更加娇艳吗?”

    国师的声音在半空中想起,奸笑着。

    “现在就把你也当做我的植物的肥料吧,有修士作为肥料,这些仙草肯定会长得更加的茂盛的。”

    “做梦。”

    孙野手指指了指一旁的菩提棍,自己现在重要看清楚了这里的破绽。

    “给我破。”

    菩提棍不断的变大,不断的变大,直直抵在了这片天空出,像是触摸到了顶端。

    “不要,不要。”

    国师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半空中顿时浮现出另一只巨手,想要将菩提棍再按下去。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菩提棍子像是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声响,不断的变大,不断的变大,终于将这个天顶破了一个窟窿。

    月光透过那个破窟窿洒了进来。

    “轻轻松松。”

    孙野身上的巨手也变得虚幻起来,这里本就是国师的一处幻术,也是国师的一个宝贝。

    “我的魔草镜。”

    远处的大殿又能看见了,而且是清晰可见,就在孙野的面前,而国师正站在门口。

    孙野的面前摆着一个破碎的镜子,方才就上从那里钻出来的。

    “这就是你的宝贝?”手中个菩提棍再次回到了孙野的手中。

    “你尽然破了我的宝贝。”

    国师一招手,那个破镜子顿时飞到了他的手中,原本古朴的镜子却在正中心,少了一块,正是被菩提棍捣碎地那一块。

    “一个破镜子也当做宝。”

    菩提棍扛在身后,眼神盯着国师,还别说,这个国师的确有国师的样子,一声黑漆漆的道服,头顶带着一个方帽,只是没拿浮尘,背后背着一把宝剑,的确有修道之人的样子。

    “你还是个道士啊,是那一派的啊。”

    这个世界上个要是论资排辈,所有的道士都是自己的小辈,想想自己的师傅是菩提祖师,菩提祖师可是和三清称兄道弟地人物,那些道士都是三清的弟子传下去的,自己都算他们的师祖了。

    只可惜人家三清和他们菩提一脉不能想提并论。

    “你这个修士,真的是不要脸,不但闯我府邸,还敢在此口出狂言,坏我宝贝,简直不把我放在眼中。”

    国师恼羞成怒,盯着孙野恨不得直接吃了他。

    “你看看你,现在哪有什么修道之人的样子,平心静气,我孙野在这里,又不走。但是我还得问你一句,那些人是不是杀得。”

    孙野指了指那个镜子。

    “那些肥料就是我杀了这么样?”国师满不在乎地说道。

    “不怎么样,只是我找打了一个不错的理由了。”

    孙野撑了撑自己的双手,一会儿真的得出力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