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何以正道 > 第101章 进城
    预料之中的事发生了,而且如此之快。

    “老人家,抓紧收拾一下跟我离开这里。”吴锋急忙吩咐。

    老丈犹豫了会,日子过得虽然清苦,却是充满了回忆,但片刻后还是拉着狗儿走到屋内收拾起来。

    吴锋坐在门槛上,看着地上的六具尸体,思绪开始旋转起来,段屠夫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势力?

    从头到尾二女都躲在房内没有出来,见到吴锋大杀四方时,彼此对视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深深的震惊,这六个歹人可不是黑店那群乌合之众。

    二女走到门槛边,吴锋微微抬头看去,暂时停下了盲目的猜测,希望从前者的口里得到一些消息,只可惜,柳绫和浣碧都是摇了摇头。

    当初混迹和安镇的吴锋,对落凤城的了解也是甚少,他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失望的表情,不过眉头却猛地轻蹙一下,急忙起身将软倒下去的柳绫一把扶住。

    “怎么回事?”

    “都怪我,在逃跑的时候,小姐为了救我受了伤。”

    “怎么不早说?!”

    “公,公子,不怪,不怪浣碧,是我,是我......”

    话未说完,柳绫便昏厥过去,看来是真的扛不住了。

    虽然隔着衣服,但吴锋仍能感到刺骨的寒气正从柳绫的体内散发,直渗掌心,让他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伤不轻!

    吴锋眉头蹙的更紧了,接着抱起面色越来越难看的柳绫进了那间休息用的房间,此时老丈和狗儿正收拾着包袱,见状急忙帮忙将床铺整理干净。

    “伤口在哪里?”

    “在,在丹田的位置。”

    “得罪了!”

    吴锋犹豫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撩开柳绫的外衣下摆,将手掌隔着内衣直接摁在了丹田之上。

    魂力开始如涓涓细流注进柳绫的体内,然而让吴锋惊讶的是,她体内的寒毒尽将自己的魂力直接无视掉。

    吴锋眉头再次压低了几分,同时加强了魂力的力度,直到将那寒毒稍稍压制住后,凝重之色才疏散一些。

    时间一秒秒过去,半刻钟后,吴锋的额头开始渗出汗气,也是消耗不小 ,但让他欣慰的是,柳绫那如同冰窖中尸体的脸渐渐恢复了些活人的气色。

    又过了一碗茶的功夫,那扩散到全身的寒毒又重新被压制到了丹田之中,吴锋抹了一把额头,深吸一口气后向柳绫的体内注入更浑厚的魂力。

    然而,欲将寒毒彻底驱散的吴锋忽然收手,因为柳绫一口淤血喷了出来,更糟糕的是,失去了魂力镇压,寒毒又开始活跃起来,而且变得更加猖狂。

    “小姐,小姐,您别吓唬浣碧啊!”

    柳绫的睫毛和眉毛都结出了白霜,浣碧急的直跺脚。

    吴锋急忙再次将手摁在柳绫的丹田之上,只是不再用猛力,从他的凝重表情来看,这一次,寒毒变得更加难以对付。

    足足半个时辰后,吴锋的后背已经湿透,好在柳绫冰冷的身体又恢复了些暖意,又留下一道魂力在后者的丹田内,才长舒一口气收回手掌。

    “我只能将寒毒暂时压制住,但是,要想根除还需要一些药物辅佐才行。”

    浣碧噗通一声跪下,接着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公子,您好人做到底,一定要治好我家小姐,浣碧就是当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将浣碧搀扶起来,吴锋点了点头,要么一开始就不救,要么一救到底。

    “老人家,都收拾好了吗?”

    “就几件破衣服,没啥好收拾的。”

    “恩,等她一醒我们就离开这里。”

    “好!”

    吴锋说罢便出了房间,但院子里的尸体只会让心情更加沉重,只见他一个垫步跳上房顶,此时,夜风轻抚,星辰柔洒,他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

    离开落凤城已经有两三个月了,距离百城大战开始也过去了四分之一的时间,然而自己连第四梦境的边角都没摸到。

    想到这里,吴锋轻叹了一声,不过紧接着又噙出一抹自嘲。

    “还有好几个月呢,什么时候如此沉不住气了?!”

    吴锋索性趟了下去,屋顶上的茅草软软的,很是舒服,而且今晚的月亮特别亮、特别圆。

    就这么悠哉的躺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吴锋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狗儿在下面喊了起来。

    “大哥哥,那个姐姐醒了。”

    惬意总是短暂的,吴锋一个翻身从房顶上跳下,此时,柳绫在浣碧的搀扶下已经可以勉强行走了,见到吴锋后急忙半蹲下腰身,但不待她开口答谢,吴锋抢先一步说道:“客套话就免了吧,夜长梦多,你忍着点,咱们得赶夜路。”

    夜空下的荒野更显凄凉,吴锋走在最前面,老丈牵着狗儿跟着其身后,浣碧则搀扶着柳绫走在了最后。

    就这样,吴锋带着一堆老弱病残向着白虎城走去,直到第三天的晌午才远远看见高大的城楼。

    一行人渐行渐近,老丈忽然喊住了最前面的吴锋。

    “怎么了?”

    老丈从怀里摸出几块有点发黑的碎银子,塞给了吴锋。

    “生面孔进城没那么容易的。”

    守在城门两侧的兵甲正对着来往之人粗野的盘查着,吴锋望了一眼,顿时明白了老丈的意思。

    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吴锋笑了笑,并将手里的碎银子还给了老丈。

    “没事,我身上还有金锭。”

    “小公子,你还是听老朽的吧,不是老朽舍不得钱财,你要是给他们金锭,这城门只怕咱们要光着身子进了。”

    有些人就像豺狼一样,越喂越贪婪,吴锋撇了撇嘴,倒是没想到这一点,随即收起碎银子率先向着城门走去。

    有钱别说鬼推磨,就是磨推鬼也未尝不可,那城门前的守卫见到吴锋一行人走近,立刻生冷的围上去盘查,见到碎银子后虽说嘴脸没有变得好看,但也没有为难,就连象征性的盘问都没有,直接放行了。

    就繁荣程度而言,白虎城不知比落凤城强上多少倍,单看那些沿街的店铺,各种玲珑珍宝让人目不暇接,有魂技、有兵刃,更让吴锋惊讶的是,还有魂兽的幼崽被关在笼子里贩卖,从气息来看,应该在一阶中期的样子,成年后只怕会相当于一个五星魂士。

    除了繁荣,白虎城到处散发着军营的味道,热闹的街区里,威武的卫队清一色的银色甲胄,来回巡视着。

    退到一边,将一支卫队让了过去,吴锋的目光留意着守卫胸前的“北”字字样。

    “他们是北山营的人。”柳绫虚弱的说道。

    “北山营?”

    “恩,这里是白虎城的北城,由北山营看护,东城、西城、南城则由其他军队守卫。”柳绫接着说道。

    吴锋点了点头,心中同时暗暗吃惊,得罪了白虎城就不是江湖恩怨那么简单了,弄不好整个城池都会被剿掉。

    “二哥他们在上次百城大战遇到白虎城翘楚也是够倒霉啊!”

    穿过人来人往的街区,吴锋走进一家不算豪华但也小的客栈,连续赶了好几天的路,老丈、狗儿、柳绫都已经有些吃不消,而且,这期间柳绫的寒毒又小爆发了几次,吴锋不得不继续消耗魂力对其镇压,所以,他也感到十分疲累。

    似乎没有发现吴锋走到柜台的前面,掌柜依旧低着头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直到吴锋开口,才冷淡的微微抬起头来。

    “三间挨着的上房。”

    看过吴锋几人,掌柜的将目光再次垂下,继续拨着算盘。

    “一间一天五十两银子。”

    吴锋点了点头,意念发出,唤出一锭金锭并放在了柜台上。

    眼前顿时金光闪烁,掌柜一把抓起金锭,从柜台后面小跑出来。

    “嘿嘿,几位客官稍等。”

    “小二,小二,他娘的死哪去了?”

    “掌柜的,啥事?”一个精瘦如猴的青年男子几乎是连滚带爬从后厨冲了出来。

    “快,带几位客官上二楼最好的房间。”

    “得嘞。”小二急忙应诺。

    跟着小二上楼,吴锋几人最后来到三间挨着的房间前面,门上都挂着‘天字’门牌。

    吴锋推开了中间的房门走了进去,左顾右看后才让柳绫等人进来。

    “将吃喝端到房内。”

    “好嘞,几位稍等。”

    将小二打发走,吴锋的眉头却蹙了起来,因为柳绫又开始打颤了。

    “快,将她扶到床上。”

    浣碧急忙应诺,架着柳绫朝卧室走去,狗儿也帮了忙,这一路上,柳绫在寒毒未发作时,没少给他讲故事。

    躺下后,柳绫的贝齿都开始颤响起来,见吴锋坐到床边,闭着眼侧过头去,如果不是寒毒侵体,只怕小脸早就一片绯红了。

    一碗茶的功夫后,吴锋长舒一口气并收回摁在柳绫小腹上的手,这时,敲门声响起,是小二将酒菜端了过来。

    吴锋打开房门,在门口将酒菜接过,见小二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里瞟去时,稍稍横移身体,问道:“小二哥,附近可有药铺?”

    知道吴锋故意阻挡,但小二也不慌不忙,身为伙计,每日迎来送往早就练成了一副沉稳的心性,“有,出了小店右转,走到街尾便是。”

    “多谢。”吴锋笑着说道,接着左手端着食盘,右手将门关上。

    “你们先吃点东西,我去去就来。浣碧,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

    吩咐完,吴锋推开后窗直接跳了出去。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