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天阙宫 > 第一卷 人间游 第三十六章 阳
    苏邬的确是握稳了刀,不仅如此,他还在最后的那一刹那使出了一招能够对敌的破解之式。

    “缠头刀。”

    摆脱了恐惧的苏邬在聂远风的耳垂边轻柔地道。

    随机他将刀背贴近左肩,用肩膀撞向聂远风携带者强大狂暴枪意的红缨枪尖。

    许多紫微弟子已经忍不住发出了惊呼,一些心性软弱的更是已经闭上了眼睛。

    没有谁觉得苏邬能够接住这一枪,除了天一真人,不由人和苏邬自己。

    摆脱了恐慌的苏邬已经对战局已经有了些许的掌握,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的修道境界似乎在一瞬间又有了一定飞升。

    他从结绳境初期直接来到了结绳境中期,能够掌握的法则之力瞬间暴涨了一倍。

    这是天一真人在暗中对苏邬灌出道气,事实上,天一真人所修的道气便是苏邬口中所说的原始道气。

    时间在他的眼里更慢了,所以他能够做的算术也便更多了。

    在一瞬间,苏邬的刀像是活了过来,他这一式缠头刀精准得在静心崖内的天一真人都感觉到心惊。

    聂远风只感觉他这凌厉霸道无比的一枪横扫遇上苏邬的朴刀后像是滑在了滑溜溜的青苔上,顿时红缨枪有几分要拖出他手心的意味。

    所幸的是,聂远风及时回过了神来,紧紧地把红缨枪攥在了手中,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心底已经掀起了万丈惊涛。

    苏邬的嘴脸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一切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云淡风轻。

    刀道的是霸道的,是不加任何拖泥带水的,是斩钉截铁的。

    但是苏邬的刀不同,他的刀不是寻常的霸刀,而是精细到极致的刀。

    这一刀看似简单得没有练过刀的人都能够看懂,其实除了天一和不由人两人之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其中的精妙之处。

    聂远风虽然也没有看出苏邬这一刀的精妙之处,但它的枪却告诉他此时清醒的苏邬已经不可能轻易战胜。

    感受着全身骨骼中几乎像是要溢出来的力量,苏邬有些跃跃欲试。

    不由人看到紧要关头下自己的宝贵弟子暂时保住了性命,当下也是松了一口气,但却并未彻底放松下来。

    一直在暗中用天眼默默地观察着战局的天一真人嘴脸十分难得地露出了些许淡淡的笑。

    天一在这生死一刻并没有给予苏邬太多帮助,他只是让苏邬恢复了清醒的神智,再顺带帮忙提高了一层境界,让苏邬在生死瞬间打破了那层境界桎梏,获得了更强大的法则力量。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第一枪没有得手的聂远风,已经开始畏手畏脚,不敢轻易再向苏邬出第二枪了。

    那么接下来自然轮到苏邬出刀了。

    观战的人群陷入了一片尴尬,先前还在阴鸷地偷笑的云良吉得意的笑容霎时间永远地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他知道,换做使他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挡住这一枪,他虽然也看不懂苏邬的刀,却能够看出苏邬刀中所蕴含着的恐怖算力。

    这场死斗在苏邬的脑中已经变成了一道不算太难的算数题,若苏邬能够将之快速解开,那么今天倒在这片草地上的一定是突然坠入邪道的聂远风。

    这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从此以后,苏邬在紫微宗中的影响力绝对排上前三。

    斩妖除魔,这是每一个紫微宗弟子心中最为崇高的事情。

    今日若是苏邬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个已经入邪的枪痴一刀斩成两半,在紫微宗里毫无疑问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但确实依旧还许多人希望苏邬死,就算心中大道不是如此,但这些人确实希望苏邬去死,而且越快越好。

    修道又是修心,境界越高,心境越平,胸襟越广,这是所有修过道的人都明白的道理。

    但紫微宗里有些人确实配不上这个道理,这些人的胸襟只怕是比街廊上喝骂的泼妇还要窄上几分。

    平日里常把大道浩然挂在嘴边的蜉蝣子便是这样的人。

    不管聂远风如今是邪道中人,还是一个入了魔的紫微弟子,只要他能够帮他把苏邬给除掉,那么聂远风就是他的大恩人。

    聂远风此刻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战意,现在轮到他握枪的手开始疯狂地颤抖了起来。

    现在终于轮到苏邬出刀了,这对于苏邬来说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

    出招意味着可能露出破绽,在这种一招就能分出生死的斗法中,苏邬的每一刀都可能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

    天一真人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已经漠不关心。

    那个控制苏邬心神,引导聂远风堕入邪道的弟子并未被天一发现,天一的神识几乎已经覆盖在了每一位紫微弟子的识海深处,却仍然没有找到任何效的蛛丝马迹。

    但他并不会因此太过着急,也不会为此再去付出太多无用的精力。

    他过不了几个月的时日便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到时候紫微宗,乃至整座天地的邪魔纷争都不会再与他牵扯上任何关系。

    天一真人的性子一直是这般冷静至极,既然消耗了无数神识还未找到那道“邪影”,这便只能说明这件事他自己也做不到。

    既然是做不到的事情,那不如干脆不去做,如此既节省了心力,有节省了时间,也不失是一种正确的抉择。

    况且今日里所消耗的神识已经让他必须花上十日以上的时间去恢复,这对于天一真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浪费。

    天一一定会把这种浪费缩减至最小,所以他不会再去过多关注苏邬的生死,而是立马再次进入到忘我的修炼中去。

    天一真人的骨子里的血一直是冷的,仙人的血,永远不会为凡人滴落。

    修炼,才是他一生最为重要的事情,除此之外,其余的所有事情都只能算的上是小事。

    他从始至终一直选择相信苏邬,如今就算到了紧要的生死关头,他也没有对苏邬产生过太多怀疑与担心。

    因为苏邬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事实上苏邬确实没有辜负天一真人的期望,他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战胜了聂远风,带着一些属于书生的写意风流赢下了这场生死斗法。

    所谓旁人看上去的电光火石,实际上在其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比如聂远风的枪断了,却头颅还没掉。

    比如苏邬双刀中的一刀已经被聂远风红缨枪上传来的猛烈枪意击得粉碎,全身上下的衣衫在一瞬间便成了一堆碎布。

    又比如,晓明在最后关头从人群中冲了出去,一把挡在了苏邬与聂远风的中间,并且恳求苏邬不要真正撕破同门之间的关系。

    这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发生在了电光火石之间。

    很少有人看清了这些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也很少有人会觉得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大多数人都无法去相信一件自己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发生在了他们眼前。

    挡在苏邬与聂远风不断喘息着,心跳加速,无比恐慌的晓明,苏邬眼神中彻骨的怒意,以及聂远风眼中若隐若现的迷惘,都在证实着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已经发生过了。

    苏邬在这一刀上竟然隐隐约约闪烁着刀心,那是比刀意更要难悟百倍千倍的东西。

    有了刀心后的刀切开只有枪意的枪,简直像是用刀切开一块豆腐那般简单随意。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所发生的匪夷所思之事实在是太多太多,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一个境界才在结绳境中期的小修士是如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领悟剑心的,没有人能够想出答案。

    只有苏邬自己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在其他人眼里所看到的时间放在他的眼中已经放慢了十倍。

    就算是放慢了十倍,这段时间也不能算上太长,也不过是几息的时间。

    苏邬确实在这短短的几息时间里悟出了刀心,并且很快便将之融进了刀法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些事情的发生已经再也没有了任何悬念。

    一切都发生得如此自然而然,一切又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苏邬在无数目光的紧盯下,完成了一件所有人都不会相信的事情。

    以结绳境战胜开府境。

    但是弟子们的注意力此时却丝毫不在这上面,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都聚集在了晓明身上。

    他本该不是此次生死斗法的主角,如今却确实将原本应该属于苏邬的风头全部压了下去。

    晓明的突然出现显然让苏邬有些措手不及,苏邬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小师弟会在这种时间,出现在这种位置,并且以这种姿态来对待他。

    自己这个师弟在许多时候是在是善良无知得有些过分,而有些时候,这种善良与无知往往会成为害死他的坏毛病。

    苏邬有些火急火燎,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晓明。

    已经走火入魔的聂远风随时都可能在他这个有些天真的师弟后面捅下一枪,终结掉他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