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南山承斋之杜未传奇 > 第一百二十九章阿土神灯
    两人飞落仙人洞外,洞口外云台上黑席若华正在端坐抚琴,琴音一止,两人都并肩上前一步。

    “娘,女儿第一次听你抚琴!却弹奏的这么凄凉,怎么了?”

    “是啊,娘也不知道怎么了恶,忽然之间,觉得好心痛,”黑席若华说着,七龙引和杜未赶忙一左一右走到黑席若华身边两人把黑席若华搀扶起来。

    “也许是因为吉祥的去逝吧。”黑席若华说。

    杜未道:“娘,你都知道了!”

    “镜灵来过。”黑席若华说。

    七龙引和杜未对视一眼,七龙引道:“镜灵如此权势,天庭大帝和傀儡又有何分别,只怕呈瑞冤屈难伸,吉祥含冤而死,不如圣后出面掌管天庭,平定这次吉祥的不幸!”

    “本座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执掌天庭,金闪带着蓝圣俞,金雷他们逃出了神仙界,去了水世界,你二人和狂人凰有交情,前去通知狂人凰将金闪等人抓住送往火狱受刑。”

    七龙引道:“杜未还要追查杀害吉祥的凶手。”

    “其实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复杂,说吉祥是被人一刀捅死的这话是孤高坊一位从冥河赶往孤高坊的探子说出来的,单凭他一面之词怎么能算数,再者说他们梵镜天的人,他的话未必可信,干脆这样吧,你们回去早点休息,我另外派人去水世界报信!”

    呈瑞和七龙云飞下了隐沙谷,天黑之前赶到了孤高坊,过了孤高坊正走在通往冥河的大道上,突然听到有人放声唱歌,两人停下脚步,就见三个人从山脚转过来,呈瑞和七龙云飞走了过去,呈瑞道:“请问三位壮士此地是不是发生过一位琴女和一位使大环刀的壮汉打斗的地方?”

    三人都摇摇头,呈瑞和七龙引转身刚要走,三人中一人道:“姑娘,你说什么我们听不到,我们三个都是聋子,你可否用树枝写在地上?”

    七龙云飞用剑把呈瑞的问话写在地上,那汉子看了道:“你们是不是想知道那个琴女是怎么死的?”

    七龙云飞又在地上写了个是字。

    那汉子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三人在孤高坊时,当时身边的人都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纷纷死去,我们不知道他们听到了什么,于是赶往这山上家里避难,走到这前面山上时看到一男一女和魔罗斗法……”

    呈瑞听完壮士的叙述,靠在七龙云飞怀里泪如雨下。

    “七龙敦……你好狠毒!”呈瑞带着哭腔说。

    阴暗的天空月儿如钩,七龙引在小楼和命楚烟喝得酩酊大醉,杜未上楼搀扶起七龙引下楼,楼下七龙敦和舞女们正在玩捉迷藏,七龙敦头顶大红绸,被舞女们逗得丑态百出,满堂转圈圈,杜未和七龙引下了楼梯,七龙敦一下抱过来,抱在七龙引腰上嘴里得意忘形的叫着捉住了。

    七龙引一把按在七龙敦头顶往后推……

    杜未道:“七龙敦!你别胡闹,是……”

    七龙敦那里肯听,就要把七龙引袢翻,杜未急了,照七龙敦腰上就蹬一脚,七龙敦被蹬开,他一把扯下蒙在他头上的红绸,见是七龙引和杜未,哈哈笑道:“是兄长!”

    七龙引醉熏熏的头靠在杜未肩头上,并没有理会七龙敦,七龙敦转过身对那帮舞女道:“跳起来!跳起来!”

    七龙敦仰面席地坐在大堂中央一只手向后杵着地板,另一只手掌随着舞女们的舞姿上下左右的胡乱摆动,摇头晃脑的哼着……

    清晨朝钟响起,文武百官上朝……

    昊席若华高声道:

    “吉祥死因已查清!是和追世魔罗同归于尽……”

    呈瑞和七龙云飞得到消息后出了仙都离开了丽无山,飞向若华仙山,在若华大殿前七龙云飞紧紧拉住呈瑞道:“呈瑞!你到底要干什么?”

    呈瑞含泪道:“何为天理?我姐姐为了收复梵镜天刺聋了自己的两只耳朵,我父亲为的什么?何为天理……”

    呈瑞飞升而起,向若华仙山最高山顶飞去,七龙云飞紧紧跟随。

    几个起落就飞到了山巅,山顶上有一塔一亭,呈瑞进入塔中,七龙云飞道:“你来这天机塔做什么?”

    呈瑞没有回答,天机塔中空空荡荡,抬头仰望,顶上倒悬着一只巨大的雕刻成的独眼,独眼内风云不断变幻,呈瑞突然脱下自己的一只鞋子向那只独眼掷去。

    突然从那只眼睛里落下几部书卷,呈瑞去抓落下来的天书,那书却边落边若隐若现,只撕烂半张纸在手里,那些天书落下接近地面就消失不见。

    呈瑞拿起那半张纸细看,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呈瑞运起神目功再看:

    阿土神灯若掷入隐沙谷隐沙,神仙界毁灭。

    呈瑞一松手,纸片下落,接近土便消失不见。

    “书上怎么说。”

    “书上说阿土神灯不可以触碰到隐沙!”

    七龙云飞道:“阿土神灯在狂人凰手里。”

    呈瑞怒目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不还我姐姐一个公道!就让整个神仙界给我姐姐陪葬!”

    “你冷静点好不好!我们去杀了七龙敦为吉祥报仇!”

    呈瑞道:“七龙敦罪该万死!为什么天庭要袒护他!凭我们的力量怎么杀上洪无山?是天庭的不对我们上那儿说理去?”

    午时,苗岗一片肃穆,七龙菲芷仙陵前一千多名神仙站在宽广的祭拜台上,显得庄严神圣,当圣后黑席若华到来时,一千多人全部下跪,黑席若华刚要说话,呈瑞和七龙云飞从远处飞来落在黑席若华身旁,手里拿着阿土神灯,呈瑞一站稳就高声道:“我父亲月桂平为神仙界和平战场上逝世,我姐姐立下汗马功劳反被自己人一刀杀死!今天,若不还我姐姐一个公道!处死凶手,要神仙界又有何用!”

    “你姐姐死于战场,这和神仙界有什么关系?”黑席若华问。

    呈瑞把阿土神灯高高举起道:“我要七龙敦亲口对阿土神灯发誓他没有杀我姐姐!”

    七龙敦抱着血苔琴走了出来,笑道:“什么神灯,血苔琴在我手中,难道你还威胁我不成?”

    “七龙敦,你为何血苔魔琴不上交?”黑席若华问。

    “你们知道古神兵什么兵器最厉害吗?”七龙敦不答边说边回头走上台,接着道:“冰虹宝剑?不……蛊环刀……也不是!”他走到一个角落,看着场上一千多人继续道:“血苔琴短短半柱香的时间杀死梵镜天十多万人,现在魔琴就在我手上!我七龙敦要称霸神仙界!我期盼这一天已经期盼了一千多年了,我等的好辛苦,从今以后!我要所有神仙给我下跪!你们都将成为我的奴隶!下贱的奴隶!最低级的奴隶……我马上就要实现这一愿望了……”

    “他疯了……”台下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你们不要和我说什么大道理!为了能够弹奏血苔魔琴,我已经刺聋了我的两只耳朵,你们说也没有用,我听不见……我就快要实现这一愿望了!”

    七龙敦说到这里,屏住呼吸,慢慢道:“你们只要见到我就下跪!其它什么都不要说!都不要说!”七龙敦边说边走到台前,手一指所有人,高声道:“下跪吧!我脚下的奴隶们……为讨你们的主人欢心……下跪吧……”

    呈瑞手拿阿土神灯向隐沙谷方向飞去,七龙云飞紧随其后,黑席若华和相柔追了上去。

    呈瑞和七龙云飞落在隐沙谷白色石屋顶上,身后就是浩瀚无垠的茫茫隐沙,她手中托着阿土神灯。

    黑席若华道:“呈瑞!别冲动!血苔琴虽然盖世无双,但它有一定的范围限制,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抓住七龙敦,阿土神灯没有范围限制!你一旦冲动,整个神仙界,梵镜天,风云小镜天,风云大镜天,天外天,千红阁!所有一切连人带物都会从此消失!”

    相柔古神赶到接着黑席若华的话茬道:“呈瑞!你别忘了神仙界还有很多无辜的人,你要想想他们……”

    呈瑞高高举着阿土神灯,靠在七龙云飞的怀里,看着阿土神灯道:“郎君!你后不后悔和我在一起?”

    七龙云飞看着呈瑞道:“看着你高兴,我也高兴,看着你悲伤,我心里也好难过,你就是我的全部!”

    呈瑞呵呵的傻笑了两声,拿着阿土神灯依偎在七龙云飞怀里,两人一起跳进了浩瀚隐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