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那种许仙 > 第272章 一人得道全家升天
    /!无广告!

    一夜春雪为钱塘县城裹上一袭厚厚的银装,雪后的西子湖诗意盎然,却不见有人驻足欣赏。

    偶尔的几个路人,

    也是低着脑袋匆匆而过,

    如今世道不太平,城里城外到处都在闹鬼,百姓们人心惶惶,哪还有心思去捣鼓这诗情画意。

    就连这新年也是过得提心吊胆,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尤其是北山道上的商家。

    短短数月间便经历了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到如今,整个西子湖已不见一个游人……

    其间有一辆精致的马车自东向西而来,沉重的车轮压碎了铺在青石地面上的积雪。

    留下两道长长的车辙印。

    马车中,有一位清新脱俗的妙龄小娘子放下手中经卷,轻轻抬起皓婉掀起厚实的窗帘。

    明亮的双眸投向如镜般的湖面,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

    耀得人眼睛发花……

    小娘子那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恍惚间她似乎又看到了湖中那条小船上有个英俊的少年站在船头。

    唱着一支不知名的小曲。

    “让我们荡起双桨……”

    呆呆的看得良久,红嘟嘟略带点婴儿肥的小嘴微微轻启,学着那少年的模样轻声哼唱了一句。

    随即又是暗自一叹。

    小官人他已经离家出走快一个月了,也不知去了哪里,更离奇的是,就连阳春药铺里的白姐姐和小青姑娘也都不见了人影。

    仿佛是在一夜之间。

    整个北山道乃至整个钱塘县都变得空空荡荡,没了往日的喧嚣,也没了心中那少年的音讯,于是连着她的心也变得空空荡荡起来。

    只是很奇怪的是

    那许见不见的人会在你闭上眼睛的时候,立马出现在你的脑海中,那笑脸越来越模糊,却也越来越深刻,越来越难以抹去……

    “小娘子你在想什么?”

    身边的小丫鬟把脑袋凑了过来,灵动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窗外的镜湖,脸上带着一丝惊恐。

    过得片刻语气紧张地说道。

    “杏儿听人说这湖里有一条恶蛟,而且还吃人了呢!”

    “杏儿你可要莫信这些,人们不过只是以讹传讹罢了。”

    “是真的小娘子,杏儿听说那天有好多人都看到了呢!”

    小丫鬟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说得信誓旦旦,说完之后还不忘在湖面上逡巡一番,寻找着那一条最不想看到的吃人恶蛟。

    自年前城隍庙被毁的那一天起,这钱塘县就不太平了,紧接着城东徐府闹鬼的事也是传得沸沸扬扬,据说连心都给掏了去!

    之后城南白云观也出了怪事,观中神像一夜之间全都变成了恶鬼的模样,还有城外灵隐寺中的佛像也是这如此,青面獠牙当的吓人。

    现在已经没人去观里或寺庙里烧香祈福求平安了,连和尚道士都跑光了,还有谁敢去?

    更离奇的当数初八那日。

    城中城隍庙天显异象,有群仙出没空明中,贝阙珠宫金碧辉煌,大家都说那里就是天宫!

    然而天宫中发生的事情。

    却让百姓们的信仰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沉痛打击,更有甚者跪在地上捶胸痛哭不止……

    人间要有大难了!

    但天宫里的神仙们却似乎打算袖手旁观,除了一个金甲仙人,没人愿意下凡为百姓挡灾解难!

    所以白云观里的神像才会变成青面獠牙的恶鬼,所以灵隐寺的菩萨才会一夜之间化作妖怪……

    可是神仙菩萨怎么可能见人间有难而不来搭救,所以那一定是假的,肯定是妖魔鬼怪在作祟。

    使了妖法蛊惑人心!

    可是……

    城隍庙屋顶上的幻象整整持续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很多很多人都是看得真真切切的。

    怎么可能会有错。

    想不到天庭里住着的,竟然都是那种神仙菩萨,这一年又一年的香烛善银,全都白烧了!

    所以也正因为人间即将大难临头,各种妖魔鬼怪也都出来了,比如这西子湖中就盘了一条恶蛟。

    也是很多人亲眼所见的!

    “只是这湖里若是有恶蛟,湖面怎还会如此平静?”

    “杏儿……杏儿你不要再说这些了,我听得心里好乱……”

    又听杏儿小丫鬟分析了一遍天下大势,期间还添了不少调料和瘦猴那里听来的内幕消息。

    听得卢玉怜只觉胸闷难耐。

    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什么妖魔鬼怪神仙菩萨的。

    好像一下子铺天盖地涌到了人间,就连蓝儿妹妹她也下落不明,据说是被妖僧捉走的。

    可这佛经念了多少年了,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妖僧恶佛了呢?

    “咳咳!你们不用慌!”

    正在这时,车帘外想起一个很是威严的声音,瘦猴一扬手中马鞭神情严肃地纠正道。

    “妖魔鬼怪就一定全是坏的吗?神仙菩萨就一定全是好的吗?要我说还真不一定,这湖里的恶蛟就是从灵隐寺里跑出来的!”

    “当真?猴儿你又知道了?”

    杏儿一听就来了兴趣,一把扯开车帘,几乎要把人给拖进来,瘦猴的消息最可靠了……

    “那还有假,那灵隐寺大雄宝殿的屋脊上原来不是有两条石龙的吗?这湖里的恶蛟便是那石龙所化!”

    “这……这是真的!?小娘子你听到没,这湖里真有恶蛟。”

    “那还有假!”

    说话间瘦猴又抬起手中的马鞭,往那湖心一指说道。

    “看到那边没?就是那里,上回说是有什么神仙显灵的那处!”

    “嗯嗯嗯!”

    杏儿瞪着眼睛,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异样……

    “你们看那处湖面上结的冰,与别处可有不同?”

    “好像是的呢!

    小娘子你快看,那处好像的确有大虫爬过的痕迹!”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

    “猴儿你说什么?恶蛟都吃人了还不担心?你赶紧走快些!”

    “谁说恶蛟吃人了。”

    “恶蛟不吃人,那吃什么!”

    “嗨!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我们凡人中间有好人也有坏人。

    妖魔鬼怪自然也有好坏,就连天上的神仙也是有好有坏的。

    有些仙人好吃龙肝凤髓,自然就会圈养一些金凤玉龙,麒麟朱雀还有大鲶鱼什么的。

    还有西天的菩萨,

    也免不了出一些败类。

    那就是妖僧了,妖僧吸人精血也吸龙精,所以这些被他们圈养的妖类有时会逃来人间。

    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瘦猴有理有据地一通分析下来,听得二人连连点头,人分善恶,仙佛自然也有好坏。

    再结合前些天在城隍庙看到的幻象,那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可以前怎么没人去思考这些呢?

    “好像也有道理……猴儿,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自然是师父教的!”

    “可是那威灵显赫大将军不也是天上的神仙吗?”

    “所以他才投靠地府啊。”

    “可是……地府的阎罗就不会有善恶吗?而且我听说……”

    说道幽冥地府。

    杏儿的声音就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但是这部分的内幕消息,却也是她与娟儿姐最喜欢听的……

    “唉!杏儿这你就错了!”

    “啊?”

    “只有人杰死后才有资格入主阎罗殿的,所以说啊,只有好人死后才有可能被地府留用!”

    “这……”

    这三观就有点炸裂了。

    杏儿感觉自己很难接受这种逻辑,既然只有好人才有可能做鬼,那为何民间会有闹鬼一说?

    “那……仙人呢?该不会是坏人恶人也能飞升仙界吧?”

    “这仙人嘛……这修道成仙按我师父的说法,就好比是人间的科举考试,只要肯用心读书就能当官,也就是飞升仙界。

    还有不是有一个说法吗?

    叫作一人得道全家升天。

    你看这规矩是不是跟那些读书当官的人很相似?

    只要家里有人当了官,那他的家人也能靠着关系谋份差事,然后作恶的往往就是那些人了。

    所以天上的神仙也差不多,

    而且当官当得久了,

    难免……”

    “咯咯咯……猴儿你这说的也太逗了,修行怎么就成了科举了?那照你的说法,我家小娘子岂不是也能修得一个仙位……”

    “杏儿!你可莫要瞎说!”

    卢玉怜赶忙打断了杏儿的话,心中却是一阵阵的恍惚,妄论天上的仙人,这本是大不敬。

    可此时听来。

    缺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凡事还当真是经不起推敲啊,瘦猴说得话虽然很不敬,仔细想来却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那猴儿啊,你现在拜了一个这么礼拜的师父,将来有没有可能也会到天上去当神仙?”

    “嗨杏儿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去做什么神仙的!”

    “哼……你做不做神仙与……”

    杏儿羞红着脸嗔了一句,只是话都还没说完呢,就忽然看到瘦猴身上泛起了一层金光!

    与此同时,

    他身上穿着的那身布衣也突然换成了一袭淡紫色锦衣。

    而且更可怕的是。

    人也正在缓缓地飘起来!

    “啊!猴儿你……你怎么了!”

    两女同时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又见远处天空光芒四射,从中飘下来一个横眉怒目的黑脸将军。

    手持一卷明黄色的卷轴。

    踩着一朵白云,眨眼间便飘到了几人近前,随即便当着几人的面展开了那卷……是圣旨?

    卢玉怜眉头一皱。

    这圣旨她是认识的!

    爹爹也曾接到过类似的明黄卷轴!她不会看错,可这是天庭的圣旨,而且是给瘦猴的!

    恍惚间耳边便想起了那仙将的宣旨声,声如洪钟如雷贯耳。

    “天庭雷部奉玉帝招安圣旨下界,钱塘县人氏周瘦猴听令!”

    “什么?我?我不去!”

    瘦猴闻言奋力地蹬了几下腿,可身子似乎不听使唤了,双脚却已经离开了马车的车板。

    惊魂未定之际。

    那神将也不管他听没听令。

    继续宣道。

    “钱塘县人氏周猴功德圆满,特恩旨请你上天,拜受仙箓,授御马监饲草从事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