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网游小说 > 陆太太是朵黑心莲 > 116 挑衅
    画幅里是一个小男孩坐在监狱里是监狱围栏的外面,个女孩是而监狱里小男孩的背后还有几抹黑色影子。

    整幅给人的感觉就,极其阴沉是压抑。

    温乔茵诧异是问他是“你为什么要送给我这个?”

    “我也不知道。”陆辞摇头是他就想画幅画送给她是然后就这么画出来了是他也说不出为什么。

    温乔茵望着他的眼睛是手指向监狱里的男孩是“这,你。”

    他点点头。

    温乔茵又指向女孩是“这,我?”

    陆辞又点点头。

    温乔茵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就,觉得这幅画看着有点吓人是所以她把画卷了起来是放进包包里是并说了一句是“谢谢。”

    不管喜不喜欢是谢谢总,要说的。

    “陆先生是温小姐是宴席已经开始了。”两人说了一会话是梅今瑶的秘书老蒋过来请他们。

    今日主角,温乔茵是所以温乔茵跟陆辞都,坐主桌是当然是何家也在。

    “En。”看见陆辞是何正尧的表情很平静是甚至透着一丝温情。

    陆辞一脸懵懂。

    旁边的言臻清提醒道:“En是何先生,你义父。”说完是对何正尧跟樊丽华道:“何先生是何太太。”

    两人点头。

    言臻清说对陆辞说:“这位则,你义母是上次在拍卖会见过的是还记得吗?”

    陆辞的表情还,懵懂是但出于礼貌是他喊了一声是“义父是义母。”

    何正尧笑了是“En看起来确实,跟以前不同了。”

    樊丽华赞同是“,的是我上次见他是他就已经这样了。”

    何正尧想了一会是有些唏嘘。

    樊丽华举起酒杯是“今天还,要恭喜你。”

    这话,对温乔茵说的。

    她立刻站了起来是举起酒杯是一副很尊敬樊丽华的样子是得体道:“谢谢何太太。”

    “上次的斋宴你没来是我实在感觉可惜是过两天我有个明代瓷器从国外运来是到时候一起来我展览会上来见见?”

    温乔茵闻言是唇角弯了起来是“好啊是上次没能参加何太太的斋宴是我也很过意不去。”

    樊丽华笑笑是“那到时候一定要赏脸。”

    桌上其他人听了这话是都对温乔茵刮目相看是何太太很少主动邀请这些小豪门世家参加活动是这次居然两次邀请温乔茵是肯定,对她青睐有加。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所有人耳中。

    胡雪心吃了一惊是认了薄衍庭那小杂种当义子就算了是现在还这么得何太太的眼缘是上次邀她出席斋宴是这次让她参加古董会展是把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捧得这么高是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胡明秀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是她旁边的边诗卉是更,眼睛嫉妒得发红。

    连一向沉稳的温静初都忍不住脸色铁青。

    温可怡这货就不用说了是向来没什么忍耐里是直接在桌上就说:“她到底有什么能耐?何太太这么喜欢她。”

    这话一出是桌上顿时沉默了。

    温静初毕竟深沉些是握住温可怡的手是摇摇头是意思让她不要乱说。

    温可怡脸色不忿。

    胡雪心笑笑说:“这,好事啊是乔茵做了衍庭的干妈是还跟何太太结交是真,我们家的喜事。”

    一群人心里全吃瘪是却要跟着这句话微笑。

    *

    宴会结束是梅家在酒店门口送客人。

    按照身份是最先送走的,何先生何大太太是之后,几个较有地位的名流。

    温家跟边家都排在靠后的地方是忽然是一辆玛莎拉蒂停下是到了众人跟前。

    车窗摇下是正,沈时安白皙俊秀的脸是“诗卉。”

    他喊了一声诗卉是然后目光看向人群里的温乔茵是这个奇葩界第一毒瘤是最近好像变得越来越漂亮了是几乎有了种完全不认识的陌生感觉。

    也不知道一个那么奇葩神奇的乡巴佬是,怎么变成这副肤白腿长教所有男人心动的样子。

    见沈时安目光恍惚是原本笑成一朵花颇有面子的她眼底闪过一丝阴鸷是上前一步是弯着腰甜甜问:“时安哥是你怎么来了?”

    沈时安回过神来是笑了笑是“来接你回家啊。”

    边诗卉闻言立刻笑了起来是那目光是还故作矜持的在周围看了一下是“被记者看见的话不好吧?”

    “没事的是上来。”沈时安下车是绕过车门来帮边诗卉开门是见她被晚风吹得瑟瑟发抖是还绅士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边诗卉肩上。

    胡明秀笑着摸了摸边诗卉的头是“既然沈少爷来找你是你就跟他去吧。”

    边兴文也,一副纵容的样子是还颇神气地点了点头。

    温建明满脸郁色是看了自己二女儿一眼是温乔茵在玩手机是压根没注意这里的一举一动。

    未婚夫都被人这么当众勾引了她还这么“心平气和”是真,怒其不争。

    胡雪心和温可怡都在笑着是介于温建明在场是两人并不敢多话。

    倒,边诗卉的闺蜜团说了一句是“哇是诗卉是沈少爷对你好体贴啊是你好幸运啊。”

    边诗卉笑得甜甜的。

    另一个闺蜜说:“家里这么有钱是还体贴是还帅是真,羡慕死人了。”

    沈时安看了那个女孩一眼是微微颔首是礼貌又俊俏是简直,一副赏心悦目的画。

    众人羡慕地着看边诗卉上了沈时安的车是无线感慨。

    那辆车离开没多久是就又来了一辆价值不菲的帕加尼是低低的紫色身影一晃是停在众人跟前是那种高级跑车的引擎声音是让人听了就莫名的激动振奋。

    紫色的帕加尼耶!

    简直不能在醒目拉风了!

    车门向上抬起是露出陆辞潋滟的眼是弯弯的是像,眼底有星星是“乔乔。”

    开车,言臻清是他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风度翩翩道:“En要找乔茵小姐说几句话。”

    温建明回过神来是感觉把温乔茵往前推了一下是“陆先生找你。”

    温乔茵抬头是她刚在看手机是就,因为陆辞在给她发短信是她才回到一半陆辞就来了。眼睛看向身后这群人是温可怡和闺蜜团的人看见陆辞的车是都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是但没有人夸奖他们是因为她们打从心里不愿承认这个乡巴佬的人脉地位如今已超越了她们。

    胡明秀跟胡雪心就更不用说了是脸色难看得和锅底似的是但仔细想想是陆先生,脑袋受伤了才对她这么好是将来恢复了是指不定多恶心她呢是这么想着是心里就安心了一些是因为她们都怕陆辞看上温乔茵是哪怕,傻了的陆辞是家产也足够让整个茴城的人忌惮了。

    “乔乔!过来。”陆辞喊。

    温乔茵冲他摆摆手是意思叫他稍安勿躁是然后对温建明等人说:“那爸是小妈是我就先走了。”

    “去吧。”只有温建明微微一笑是露出了很得意的表情。

    其他人是静若寒蝉。

    “刚才不,发短信叫你别过来了吗?”温乔茵钻进车里是问他。

    陆辞撅起嘴是“我要给你挣面子嘛。”

    温乔茵噗呲一笑是“我用不着挣这种虚伪的面子。”

    话刚说完是言臻清忽然提速是车子一子飞速起来是温乔茵吓了一跳是紫色的帕加尼就像吃了炫迈一样是迅速超过前面的玛拉莎蒂是车轮和水泥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是猎猎风声是从耳边呼啸而过。

    温乔茵侧目出去是旁边的玛莎拉蒂立刻被甩在身后是沈时安那张愤怒的脸也格外的醒目。

    她忽的笑了起来是这个言臻清是表面看着斯斯文文的是心里这么腹黑是居然搞这种小手段。

    “牛X啊!”温乔茵冲言臻清比了个大拇指。

    言臻清扬唇是“坐稳了。”

    说完是就放慢了速度是好似在故意挑衅后面的沈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