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沈琦夜墨轩 > 第1522章 存在的问题
    如果自己对他足够重要。

    他或许就不会追上去送小颜了,毕竟当时自己挺着个大肚子,他就不害怕自己会出什么事情吗?

    江小白知道,这是她自己在钻牛角尖。

    之前发生过好多事情,江小白都可以不在乎,不去在意,甚至主动跟萧肃说,会等他。

    可是这一次,她真的骗不了自己。

    她也不想再骗自己,就大方地去承认,萧肃不喜欢自己的这个事实。

    人嘛,自我欺骗的时间太长了,总得清醒一下不是?

    想到这里,江小白还自嘲地笑了笑,轻声道:“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有,所以你不用跟我解释太多。”

    特别是在她刚生完孩子的这个时候,她感觉好累,很想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想,不去听。

    萧肃看出了她的疲惫之色,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情。

    可是他太慌了,他总觉得自己如果不说的话,就会失去什么。

    所以,他必须说出来。

    “小白,其实这个问题我在回来的那天晚上就说过,只不过你当时睡着了,所以没有听到。”

    听言,江小白一顿,原本闭上的眼睛在听到这句话以后抬眸认真地看了他一眼。

    “你那天晚上说过?”

    “说过。”萧肃点头,“我怎么可能会瞒你?我说过和她之间没什么就是没什么了,你这段时间情绪起伏,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

    江小白惨淡一笑:“你看出来了?”

    萧肃心紧了几分,没想到还真的与这件事情有关,那他确实得庆幸自己有说出来,要不然后果他可能真的承受不起。

    他表情有些痛苦,似乎是不敢置信,“那你说的那些话,包括你给孩子买的东西……”

    “没错。”江小白落落大方地就直接承认了:“你不告诉我真相,我问你两次你都不说,在这场婚姻里我好像一个傻子般,萧肃,自多作情久了,我也是会累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缓缓地说:“所以我是打算生完孩子以后离开的,或许当初我们选择在一起,选择结婚都太冲/动了,彼此分开了也好。”

    “不。”萧肃咬牙握紧她的手,“别胡说八道,什么冲/动,你觉得你冲/动,我可从未这样想过。不管是交往还是结婚,我都是出于真心,从未有过一丝玩笑和轻视!”

    这一点江小白当然知道,这也是她当初愿意陪他的理由,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她先动了心,所以她愿意给他时间。

    可是当她越陷越深时,她才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能如初始一般。

    比如说,她越来越喜欢萧肃,就越来越想让他也跟自己一样。

    她爱几分,他就得回几分。

    而且她也变得很小气,她不想让他去看别的女人,普通女人也就罢了,但那个人不可以是小颜。

    她虽然和小颜已经是好朋友了,但不代表她就能接受。

    “小白,我跟你说的,你听得进去吗?”

    江小白微微一笑,轻声道:“听进去了,只是我现在有点累,我想睡觉行吗?”

    萧肃顿觉尴尬,眼底闪过一抹心虚。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休息的。”

    只是情况特殊,他觉得自己不得不说而已,现在说完了,看见小白脸上露出了疲乏之色,虽然心疼可却是不后悔,伸手摸了摸她白皙的额头。

    “现在睡吧,我不会再说话了,安心。”

    江小白闭起眼睛,心里酸酸的,身子依旧很是疲惫,可是这会儿却没有什么睡意了。

    脑海里想起的,全部是萧肃跟她说的那些话。

    她原本已经做好的决定,在他的眼神和真诚的话语下,崩塌得不成样子。

    她现在也乱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生完孩子,本来江小白准备直接去住月子中心的,但是梁雅和觉得还是自己亲自照顾她比较好,所以最后商量后,江小白就回家住。

    梁雅和在江小白怀孕期间,就专门去做了功课,所以照顾起江小白来可以说是得心应手,格外有经验。

    再加上还有杜潇雨,所以江小白的日子是过得一天比一天舒坦,孩子都不用她自己带,醒来就有饭吃,困了就能睡,这月子坐得一点都不亏。

    唯一一点就是,她的心结还没有过去。

    所以大多数时间里都是闷闷不乐的。

    作为江小白的母亲,杜潇雨自然可以看得出来自己女儿的情绪不对劲,于是就趁着梁雅和不在的一天,坐下来跟她交谈。

    “最近你一直不开心,情绪也不稳,难道是产后抑郁症?”

    江小白摇摇头:“没有。”

    “不是产后抑郁症?那这个问题是产前就存在的?”

    “妈。”江小白望着窗外,眼神悠远:“您之前去给我和萧肃算命的时候,算命的是不是说,我和萧肃结局不好?”

    提起这件事情,杜潇雨简直懊悔得不行,“小白,你怎么还记着这件事情呢?妈当时都跟你说对不起了,你就别跟妈生气了好不好?这件事情是妈做的不对,再说了,这世界上哪有算命就能算准的事呢?算命的要是真能算得准,他还至于干这个吗?”

    江小白却是淡淡地笑,笑容不达眼底,也没有温度。

    “可我现在怎么觉得,他说的那句话,估计是真的呢?”

    听言,杜潇雨脸色一阵大变,慌乱地抓住她的手。

    “小白,你可千万不要吓妈妈,这种傻话你也说得出来?”

    “妈,你紧张什么?”江小白无奈地轻拍她的手:“我只是觉得算命的也不是胡说八道的,他收了钱,肯定会算一算,好的坏的一起说了,假假真真,谁又知道呢?至于他说的那一句不是生离就是死别,您也别害怕,我和萧肃最多就是生离,不会死别的。”

    她还没有那么想不开。

    杜潇雨听了感觉很不好,而且回想这段时间,总觉得极其诡异。

    一般当妈/的人对孩子都会很欢喜,很想多抱抱,多看看。

    可是这段时间,江小白根本就没有抱过孩子,更是连多看几眼都没有,起初杜潇雨以为她只是累,又或者是害怕,现在却终于明白,她不多抱孩子原来只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