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苏心棠江云城 > 第五百零九章 一跃而下
    赵清棠瞳孔一缩,她按住梁椽的手,沉声问道:“你做什么?!”

    梁椽一根一根的掰开她的手指,说道:“解开手铐。”

    赵清棠觉得越发难以理解他的心思了,她神情复杂,半天才问道:“你知道现在解开手铐的话,会有什么下场吗?!”

    梁椽黑黢黢的眼神定定的看着赵清棠,忽然勾起嘴角笑了,说道:“我当然知道,解开手铐之后,他们就会将我射杀。”

    他是个聪明人,就算是不用赵清棠提请,他也知道自己的下场。

    赵清棠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不肯让梁椽收回手,近乎乞求的说道:“你现在离开,还有救的,明明可以不用这样……你不用为我这样。”

    梁椽依旧是温柔的笑着,他推开赵清棠的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为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我想解脱了。”

    他站起来,修长的身体在栏杆的边缘摇摇晃晃,像是一只鸟儿,随时都有坠落下去的可能。

    赵清棠的一颗心也跟着梁椽的身体左右摇摆,她用力咬着牙关,连声说道:“梁椽,你先下来,有什么话你不能下来说啊。”

    梁椽回头看着赵清棠,眼神终于不那么阴沉了,反而带上了解脱的笑意,亮晶晶的,像是天边的星星一般。

    他笑容越来越大,张开了双手,夜风从他手指缝中间吹过,带起他的衣服和头发,看起来更加危险了。

    赵清棠听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一声比一声快,她一瞬不转的看着梁椽,纵然手铐已经解开了,也没有后退。

    “心棠,你说你相信我,相信我不会伤害你,但是实际上,我已经伤害你了。”

    “我想明白了,我本身的存在,也许对你而言就是一种伤害,我没办法只是远远的看着你,只要我还在,就忍不住想要靠近你。”

    “所以——”

    他说着,顿了顿,笑容绽放开来,这个笑容和以往的不一样,带着容易摧折的脆弱感。

    他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感受风的呼啸,破碎的声音被风吹过来。

    “我放过我们了,但,你会永远记得我的。”

    说完,他放弃了挣扎,仰面往后倒下去,赵清棠猛地往前一扑,却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坠落高空,消失在苍茫的黑夜之中,甚至脸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梁椽——”

    赵清棠保持着手指向前伸去的姿势,她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梁椽落下去时候的模样,可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让她什么都看不清。

    “心棠!”

    江云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一把抱住她,将她从危险的栏杆边缘抱了回来。

    他双臂环住赵清棠,手臂抱得很紧,很用力,像是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一般。

    赵清棠有些喘不过气来,却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眼睁睁的看着梁椽掉了下去喘不过气,还是因为江云城抱得太紧。

    她拍了拍江云城的手臂,说道:“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江云城如梦初醒,手臂松了松,赵清棠失去了力气的支撑,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面上,她忽然头疼不已,脑中像是有炸弹一般,轰然炸响,疼得她冷汗不住往外冒,眼前更是一阵一阵的发黑。

    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只听见江云城惊慌的说道:“心棠,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心棠……”

    一个素来刚强的男人,在这时候却声音哽咽,赵清棠伸手,想要碰一碰江云城的脸,手指却没有一点力气,最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她醒过来的时候,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

    医院独特的味道弥漫在鼻翼之间,天已经亮了,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旁边放了刚削好的苹果,更远的地方放了一束鲜花,鲜花上还有露水,给这一片白色的病房增添了一丝暖意。

    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仁还有些疼,但已经好很多了。

    正扶着床边坐起来的时候,门口有了动静,江云城消瘦又沉默的脸从门口露了出来,他看见本来应该沉睡着的女人已经醒了,微微一愣,紧接着便露出一个狂喜的神情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想帮女人扶着坐起来,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好。

    看着这样的江云城,她忍不住笑了,笑得眼泪都一直往外冒,她张开双手,用力的抱紧了江云城,将自己的眼泪流入他的脖颈,许久没有开口的声音里带着哽咽:“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江云城愣了愣,便用力回抱着她,竟带了几分近乡情怯的意味,问道:“你……你都想起来了?”

    苏心棠用力的点了点头,她睡了一觉,在睡梦之中,想起来所有的过去,想起来她曾经和江云城经历过的一切。

    她离开了五年,江云城也等了她五年,这五年里,她失去记忆不觉得有什么,可江云城得有多煎熬啊。

    他在等的,一直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五年的时光,并不算短,要坚持一个对于别人来说,完全没有希望没有可能的事情,他却硬是坚持下来了。

    这就像是在泥沼里行走,只会越陷越深。

    江云城抱住苏心棠,却又不敢抱紧了,怕让苏心棠不舒服,他沉默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心棠,你都想起来了吗?”

    苏心棠点点头,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将自己埋在江云城的脖颈之间,轻声说道:“都想起来了,对不起。”

    江云城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一直以来紧绷着的神经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他轻轻勾起唇角笑了,说道:“想起来就好,想起来就好了。”

    他知道,几自己一定能够等到这一天的,现在终于等到了,却有一种不真实感,他的爱人终于回来了,从今以后,他绝对不会让苏心棠再受到这样的伤害。

    苏心棠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深呼吸了一下,想到自己昏迷之前,遇见的一切,心情又低落了起来,半晌,她才问道:“梁椽呢?他……还活着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