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想无限融合 > 第172章 开始收获(4000字大章!)
    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冯薇彤平复了一下有些激荡的心神。

    在她秋水吟吟的眸子底部,有着一抹迷醉之色悄然闪过。

    “世家豪门大族弹指可灭,唯我武祖林动永世长存!”

    一想到这一句话,冯薇彤刚刚有些平静的心神,立刻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眸子当中的那抹迷醉,都快要溢了出来。

    “这一句话,遍数藏龙城上千年以来无数的武者当中,唯有武祖林动,才有资格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这也是藏龙城内无数武者,都想说,但是,却又不敢说的一句话。”

    “武道,在藏龙城被世家大族镇压了上千年了,终于在今时,出了一个武祖林动这般伟岸的人物!”

    似是想到了什么,冯薇彤脸上的神色僵硬了一下。

    脸颊上的那抹迷醉神往,眨眼间便是尽数消散。

    取而代之,遍布冯薇彤脸颊上的,是一种咬牙切齿的愤恨之色。

    甚至,在她的身上,也骤然爆发出了一股森然的杀机。

    随即,就是有一道冰冷的嗓音,从冯薇彤的牙缝中,一字一顿的吐出:

    “我要是能有武祖林动那么强悍的实力就好了,我一定要将楚家的那个废物大少爷楚江给斩杀!”

    对于当初楚江在她酒水里下、迷、药,意图对她行一些不轨的事情,冯薇彤这些年一直记在心里。

    她很想一刀砍死楚江。

    但是,冯薇彤也清楚,一旦她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楚家势必会疯狂的报复。

    到时候,面对藏龙城最顶尖家族楚家。

    她冯家可没有像武祖林动这般强横的人物,那么,等待他们冯家的结局,就只有被楚家灭门这一凄惨下场。

    她冯薇彤不怕死,但是,她不想因为她,而牵连到整个冯家。

    所以,她只能忍!

    “唉!”

    冯薇彤郁闷的叹了一口气,心中苦闷,摇了摇头,离开武馆大门,脚步一转,向着冯府方向走去。

    冯家开设的武馆,距离冯府的距离并不远,大概走两炷香的时间就能走到。

    而且,冯薇彤还知道有一条小路。

    走这条小路的话,她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回到冯府。

    冯薇彤走得正是这条叫做泥瓶巷的小路。

    此刻,泥瓶巷内一片灰暗,街面两侧点燃的灯笼数量并不多,只能隐隐约约照亮这泥瓶巷的轮廓。

    “嗯?那里怎么有一个人蹲着?”

    正在泥瓶巷当中快速行走着的冯薇彤,清冷的目光在一个不经意间,瞥过了泥瓶巷的一处墙角。

    顿时,墙角处一个模糊的人影,映入了冯薇彤的眼帘。

    “是个小孩?”

    冯薇彤脚步猛地停顿,黛眉微皱,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墙角处的那个身影。

    那个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小男孩。

    此刻,他正蜷缩在墙角处。

    低低的呜咽声,从小男孩的口中发出,在这泥瓶巷当中,回荡开来。

    “呼!”

    见到是一个哭泣的小男孩,冯薇彤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原本按在刀柄处,随时准备拔刀的手掌,也在此时,缓缓的松开。

    略微犹豫了一下,冯薇彤迈动脚步,向着那个蜷缩在墙角的小男孩行去。

    “小孩,大晚上的不要胡乱走动,赶紧回家。”

    靠近墙角,看着蜷缩着身形,不断啜泣的小男孩,冯薇彤柔声说道。

    “姐姐,你能借我一样东西吗?”

    冯薇彤话音刚落,小男孩的哭泣声戛然而止。

    随即,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便是从其口中发出。

    “你想借什么东西?”

    听到小男孩的话,冯薇彤微微一愣。

    “我想借姐姐的鼻子。”

    小男孩稚嫩青涩的嗓音当中,有着一抹极为明显的兴奋。

    “嗯?借我鼻子?怎么借?”

    小男孩话语的每一个字,冯薇彤倒是听得清清楚楚,但是,一时之间,她有些没有搞懂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借你的鼻子?

    鼻子还有借的?

    这鼻子如何借?

    正当冯薇彤忍不住有些错愕的时候,在她身前的那个蜷缩在墙角的小男孩,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然后,慢慢的将身体转了过来。

    借助着朦胧稀疏的月光,和街道两旁灯笼发出的昏黄烛光。

    这个小男孩的样貌,便是瞬间落入了冯薇彤的视线当中。

    “啊!”

    显露出样貌的小男孩,让得目光一直在紧紧盯着他的冯薇彤,漆黑的瞳孔在这一刹那,便是狠狠的收缩了起来。

    冯薇彤情不自禁的惊呼尖叫了一声。

    然后,惊骇之下,冯薇彤身形向后倒退了几步。

    立刻,就将腰间的百锻钢刀给拔了出来,闪烁着森冷寒光的刀尖,直指身前不远处的那个小男孩。

    让得冯薇彤做出如此剧烈反应的,是因为,显露在月光下的小男孩的样貌,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一些。

    只见这个小男孩的脸,惨白一片。

    甚至,比面粉还要白上一筹,让任何人看上一眼,就心生恐惧。

    不过,这个小男孩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他惨白的脸色。

    而是,在他这张脸上,只有耳朵眉毛,还有嘴巴眼睛。

    唯独没有鼻子!

    这怎么可能?

    正常人怎么会没有鼻子?

    这个小男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前这个小男孩的相貌,完全打破了冯薇彤长久以来的认知。

    “怎么借你的鼻子?”

    “当然是把你的鼻子挖下来,然后安装在我的脸上不就可以了?”

    面对冯薇彤,小男孩咧嘴一笑。

    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指着自己的刀尖,放在眼里一样,这般毫不在意的姿态,让得冯薇彤心头跳了一下。

    随即,便是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哼,我的鼻子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拿!”

    一声爆喝之后,冯薇彤便是不再犹豫,右手一翻,挥舞着百锻钢刀,向着小男孩的脖颈之处,狠狠的砍去。

    此刻,冯薇彤的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

    不管这个小男孩到底是什么,先一刀砍死了再说别的。

    不过,让得冯薇彤心中有些不解的是。

    面对自己如此迅猛的刀势,眼前这个小男孩,根本就未作任何闪避,还是如同方才那般,咧嘴笑着看着自己。

    就好像这小男孩根本就无惧自己这一刀一般。

    “受死!”

    冯薇彤紧抿起嘴角。

    她一出手便是拼尽了全力,冯薇彤对于自己这一刀也充满了信心。

    这一刀,必将斩下这个诡异男童的头颅!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场景,却是让得冯薇彤双目之中的信心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万分惊骇。

    “铛!”

    当这柄钢刀劈砍在诡异男童脖颈之上的时候,并未出现冯薇彤之前所想的,那种皮开肉绽的情景。

    反而从钢刀劈砍的位置处,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声响。

    就好像,自己的这一柄钢刀,砍在了一块坚硬的铁石上了一般。

    “嘭!”

    下一刻,这柄百锻钢刀的刀身之上,顷刻间就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

    在一声清亮的破碎声当中,这柄刀骤然碎裂成了无数碎片!

    冯薇彤能清晰的看到,自始至终,诡异男童的脖颈处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就连一丝一毫的划痕都没有!

    “不可能,这......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这一幕让得冯薇彤的脸色,立刻就变得煞白了起来。

    整个人都不可抑制的陷入了震撼惊骇当中,眼前这个男童的诡异,简直就超乎了她的想象极限。

    冯薇彤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百锻钢刀都无法砍破皮肤,反而还被皮肤上传来的反震之力,震碎刀身的情况。

    这个诡异男童的实力,太强大了!

    可是,这么一个不过三五岁的孩童,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逃!

    冯薇彤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

    剧烈的疼痛感,让得她从震撼当中迅速的清醒过来。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就要向着远方跑去。

    就是这一次的攻击,冯薇彤就明白了彼此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无论如何,她肯定是打不过这个诡异男童的。

    反而,凭借这个诡异男童的实力,想要击杀自己,肯定轻而易举。

    自己想要活命,唯有赶紧逃!

    但是,就当冯薇彤转过身来,准备逃跑之际,忽然,一双冰凉的小手,就轻轻的拉住了她的手臂。

    伴随着这双小手的拉住,冯薇彤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这一刻,就如同被冻结住了一般,丝毫都动弹不得。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这诡异的一幕,冯薇彤拼了命的想要挣扎。

    但是,她却万般无奈的发现,无论自己如何用力挣扎,都没有任何用处。

    “嘻嘻,我现在就把你的鼻子取下来。”

    冯薇彤耳边传来带着一丝童趣的嬉笑声。

    “不!”

    冯薇彤张了张口。

    但是,全身都动弹不得的她,此刻,竟然连说出一个字都办不到。

    她就只能满脸绝望的看着,从她的身后,伸出来了两只惨白的小手,向着她的鼻子缓缓的靠近。

    “只能等死了吗?”

    冯薇彤嘴角微微苦涩。

    就在她万般无奈之际,有一抹泛着晶莹的泪珠,便是从其的眼角滚落,顺着白皙的脸颊,悄然滴下。

    “轰!”

    不过,就在冯薇彤绝望的看着那双惨白小手靠近自己,等待着死亡降临的时候。

    忽然,冯薇彤却是发现,在自己的肩头,又搭上了一只白皙的手。

    这只手宽大修长,在这掌心当中,有着一股温润之意,让得冯薇彤被冻结的僵硬的身体,不由得一震。

    然后,冯薇彤便是发觉那冻结自己身体的阴冷气息,在这股温润暖意之下,从自己的身体之中,尽数消散。

    再也没有一丝痕迹。

    就好像一层包裹着自己周身上下的坚硬冰层,在这一刻,彻底的消融了一般。

    “这......”

    冯薇彤微微张着那娇嫩的小口。

    当她正要扭过头,看看这手掌的主人究竟是谁的时候。

    但是,从这手掌之上,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柔劲。

    然后,冯薇彤的整个身体,就被这手掌向后抛飞十余米的距离,最后安然落在泥瓶巷的一处墙角。

    “谁?”

    站稳后的冯薇彤,豁然扭头,向着诡异男童那处方向望去。

    目之所及,只见得有一道修长消瘦的身影,凭空而现,就安静的站在诡异男童身前不远处的地方。

    那道修长消瘦的身影,身着一件黑衣斗篷袍子。

    “武祖林动!”

    望着这道自己经常梦见的身影,冯薇彤原本还有些慌乱的心头,在这一瞬之间,便是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吗?

    好似不管是多大的危险,不管哪个男童有多么诡异。

    只要武祖林动站在了自己的身前,那么,就没有什么存在,能够绕过武祖林动,来伤害到自己!

    “借鼻子吗?你看我的可以吗?想要的话,尽可出手来取!”

    一道少年的清朗长啸声,在这略显安静的泥瓶巷内响起,回荡不休。

    轻声笑了一下。

    唇角掀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少年人缓缓的抬起了脑袋,那原本隐藏在斗篷下的脸庞,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俊秀。

    可惜的是,因为少年背对着冯薇彤的缘故,所以,少年的面容,并未被冯薇彤看到。

    这个站在诡异男童身前,一把将冯薇彤向后抛飞的少年,正是前来泥瓶巷寻找诡秘怪异的楚江。

    楚江刚刚来到泥瓶巷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巷子里面传来的打斗声,还有兵刃破碎的断裂声。

    是以,他便是立刻急忙向着这个方向赶来。

    然后就看到了一个诡秘男童,正要将冯薇彤的鼻子摘下来。

    对于冯薇彤,这个曾经在雁荡山为自己说话,怒斥嘲讽讥笑自己的那些人的女孩,楚江对她的观感还是比较好的。

    毕竟,在雁荡山约战决出胜负之前,整个藏龙城数百万人当中,能挺身而出为自己说话,并且怒斥他人的人,并不多见。

    所以楚江自然就出手将冯薇彤给救了下来。

    “不用害怕,站在我身后,就是安全的,没有任何存在,能越过我伤害到你。”

    耸了耸肩,楚江轻声说道。

    而后,楚江偏过头。

    淡淡的目光,轻轻的扫了一眼身前的那个分外诡异的男童,心中有些激动的感慨道:“开始收获了!”

    。。。。。。。。

    ps:快过年了,猪肉又涨价了,穷作者哭晕,小弟在这里跪求一下订阅、打赏、月票,好长时间没吃过猪肉了,过年想吃一顿猪肉的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