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叶凡秋沐橙秋沐橙 > 第823章 终究只是个懦夫~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贺雨柔穿戴平平,从不追求什么名牌首饰,气质淡雅,素面朝天。

    那时候的楚文飞,却是根本不知道她还有如此背景,竟是江东省主的女儿。

    倘若,自己日后将贺雨柔追求到手,那他岂不是这江东的驸马爷了?

    到时候,什么江东之尊,什么沐凡集团,还不都被他楚文飞踏在脚下。

    虽然楚文飞已经跟秋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一想到曾经叶凡给他的种种屈辱,楚文飞便恨得咬牙切齿。

    楚文飞几乎做梦都想一雪前齿,狠狠地报复叶凡那混蛋。

    但后来,海天盛宴之后,楚文飞无疑也听说了叶凡就是楚先生。

    因此,他即便对叶凡心有恨意,也只能藏在心里。

    但现在,他若能把贺雨柔追到手,那特么还怕个屁!

    他叶凡再厉害,难道还厉害的过贺澜山?

    一个草莽之徒,一个官方钦定。

    在楚文飞眼中,叶凡如今再风光,那也只是占山为王的寇贼而已,根本上不了台面。

    但贺澜山可不一样,背后有整个国家为靠山。

    想碾死叶凡,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就在叶凡出神之时,贺雨柔一行人却是沿着长廊,缓缓的朝着湖心走去。

    此时,天色朦胧,落雪纷飞。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雪色之中的东昌湖,梦幻,唯美,就仿若画中的朦胧仙地。

    然而,随着他们的越发深入,却是依稀看到,湖心之上,竟有一人傲立。

    他背负双手,就这般站在湖面之上。

    整个身躯,更是随着这东昌湖水,同起同伏。

    若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他的脚下,竟然只踩着一片黄叶。

    “浮于落叶之上而人不沉?”

    “立于湖水之巅而衣不湿?”

    “我天!”

    “这是个什么人?”

    “莫非,是天上的神仙不成?”

    见到如此一幕,楚文飞等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瞳孔皱缩,一双眼睛瞪的巨大,像看鬼一般,看着那道傲立于风雪之间、平湖之上的沧桑身影。

    这种场景,他们也只是在电视里看到过。

    如今亲眼见到,自然觉得震撼与惊奇。

    “你们快看,湖心之上,是不是还有一叶扁舟?”

    这时候,田秀秀似乎发现了什么,再次惊声一叫。

    果然,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那湖心之上,竟真有一叶小舟,随波逐流。

    舟楫之上,更有两道绝色的倩影。

    其中一道,清丽脱俗,优雅高贵,如风雪中凌寒盛开的梅花。

    另一道,身穿和服,玉体娇躯,婉约醉人,如江南水乡的曼妙佳人。

    “好美的小姐姐啊~”

    “仿若,画中的仙女一般。”

    仅仅是惊鸿一瞥,楚文飞等人便尽皆痴了。

    便是贺雨柔,也在她们的容颜与气质之下,自惭形秽。

    “你们说,这是海市蜃楼般的幻像,还是那湖心之上,确有真人?”

    楚文飞话语颤抖,低声问着。

    田秀秀等人也不确定。

    “是真是假,我们划船过去看看就是。”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楚文飞一行人,竟然真的准备下湖坐船,想近距离的一看究竟。

    “我去,哪来的瓜娃子?”

    “你们疯了?”

    “想干什么?”

    “难不成想划船过去?”

    “约战之地,你们岂能擅进。”

    “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这时候,身后传来众人的提醒。

    这些人,自然都是闻讯赶来观战的武道中人。

    不过,他们也只是在湖边的长廊上远观,并不敢靠的太近。

    如今见到几个年轻男女竟然想乘船进去,他们自然觉得愚蠢。

    然而贺雨柔等人听着却是一阵迷惘。

    “这位叔叔,你们说的约战之地,是什么意思?”楚文飞等人疑惑问道。

    “嗯?”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剑神望月河约战江东之尊楚先生,于东昌湖上!”

    “这些天,武道界都传疯了,你们不知?”

    .......

    旁边一位大叔,简单的给他们讲述了一遍。

    听到之后,楚文飞顿时大笑。

    “哈哈~”

    “叶凡啊叶凡,你也有今天啊。”

    “被仇家找上了,自己吓的避而不出,当了缩头乌龟?”

    “今日过后,你在江东,怕是将身败名裂,彻底的沦为笑话吧。”

    “嗯?你认识这江东之尊,楚先生?”见到楚文飞的反应,贺雨柔顿时疑惑道。

    “什么狗屁江东之尊,就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已。”

    “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住,他也配称江东之主?”

    “这种懦夫废物,不提也罢。”

    楚文飞嗤声笑着。

    贺雨柔听闻之后,对这个楚先生,无疑也有些反感与厌恶了。

    一个男人,不顾心爱的女人,抛妻弃子独自逃生,这种人,任谁都会唾弃吧。

    “只是可怜那位小姐姐了。”

    “纵有绝世容颜,却遇人不淑,遭渣男辜负..”

    贺雨柔美眸含忧,远远的看着舟楫之上那带着几缕忧伤的女子,却是从心底为她感到不值。

    “大叔,这位楚先生,他真的不来了吗?”

    “就真的如此无情绝义,置所爱之人,于不顾?”

    贺雨柔突然问向身旁的那些武道众人。

    他们笑了笑:“这谁知道吗?”

    “先等等看吧。”

    “不过,十天了,他都没有出现。”

    “今日这最后一天,出现的几率,也极为渺茫了。”

    众人摇头说着,心里也是为被望月河带走的那位女子不值。

    “还等个屁!”

    “那叶凡,估计早特么跑了。”

    “要来早就来了!”

    “什么狗屁江东之尊,还不是贪生怕死之徒,猪狗不如之辈?”

    楚文飞嗤声笑着,不停的在贺雨柔等人面前对叶凡恶意中伤。

    这无疑让的贺雨柔等人,对叶凡的印象越加差了。

    贺雨柔真想不通,这种薄情寡义的渣男,是怎么当上江东之尊的?

    他根本不配。

    呼~

    湖心上,突然起风了。

    寒风吹起漫天飞雪,东昌湖水,泛起三千涟漪。

    天地苍茫,落雪纷飞。

    天河之下,望月河依旧傲立。

    他眉眼威严,不动如山,就这般,安静的等待着。

    一旁的扁舟之上,凉宫映月却是含笑站着。

    风雪之中,她一席红裙飘飘,三千青丝随风而动。在这苍茫天际之下,却是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她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不屑与轻蔑。

    “徐小姐,真没想到,你喜欢的男人,竟然是个懦夫。”

    “这种人,也配称雄江东?”

    “还少年宗师?现在看来,也只是懦弱鼠辈罢了。”

    凉宫映月浅浅笑着。

    她与他的老师,在这等了十日了。

    可是,并没有等来叶凡。

    而一旁的徐蕾,却是俏脸苍白,虚弱的瘫倒在舟楫之上。

    风雪之中,她却只穿着一件雪纺的长裙。彻骨的寒意袭人,但她依旧咬牙坚持着,倔强的反驳。

    “住口!”

    “我不准你侮辱我小凡哥哥。”

    “在我心中,我的小凡哥哥,她不是懦夫,不是鼠辈。”

    “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