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邪王追妻:神医狂妃不好惹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吕绕是何人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吕绕是何人

    阮清歌一看箫容隽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有事前来寻找,跟着走了出去,询问道:“怎么了?”

    箫容隽一脸凝重看去,随之牵起阮清歌的小手进入营帐之中。

    “刚我与他们交谈了近期发生的事情。”

    阮清歌颔首,等着箫容隽接着说下去。

    箫容隽凝重的看着阮清歌一眼,道:“最近军营之中倒是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总是被萧容堪派来的奸细干扰。

    按照萧寒、萧武的意思,大盛朝已经投入影国之下,想必是萧容堪将长生不老药已经吃了下去,成为了他们的走狗。”

    阮清歌闻声点了点头,“这一点是大家一开始就想到的事情,毕竟萧容堪那个人本就贪生怕死,而且从来不做无利不为的事情!

    那现在周围的人可是还有萧容堪的人看守?”

    箫容隽摇了摇头,“只要他们有人埋伏周围或打入内部,都会被抓起来审问一番,久而久之就不来了。但我刚才去找阮若白,他现在正在昏睡之中。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阮清歌点了点头,他们现在回来的时间不长。也不知道这次阮若白睡下能多久才能醒来。

    若是时日久一些,他们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

    但毕竟回来一趟也是有用的,知道军营之中无什么事,他们在那边行动也能安心。

    唯一的就是没有看见孩子,这一点让阮清歌觉得有些心伤。

    “我还是去看看他吧。”阮清歌如是说道,脚步停在门口的位置,回眸对着箫容隽道:“顺便去看看他们,毕竟回来一次,若是不看的话也说不过去。”

    箫容隽点了点头,跟阮清歌向外走去。

    因为阮若白睡下之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被安排在了军营正中的位置,谨然把他当成国宝级重要人物的人物,毕竟是阮清歌身边的人。

    萧寒和萧武对待也谨慎一些。

    待进入军营之中,阮清歌感受到空中传来一抹震动,向着周围看去,瞧见小七正在空中闪动着翅膀。

    阮清歌抬起手掌,小七落在了她的指尖,翅膀一直扇动,好似在对她说着是什么。

    阮清歌垂下眼眸无奈摇了摇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的主人在睡着吗?”

    阮清歌说完抬起眼眸向着床踏看去,只见阮若白正陷入昏睡之中。

    那小七依旧扇动翅膀,阮清歌带着它向向前走去,来到床边,抬手向着阮若白的腕间探去。

    可就在这时她发现一抹不同,若是按照沉睡之中的脉搏来说,应该是十分平稳的,而此时阮若白的脉搏异常。

    阮清歌眼底闪现晦暗之色,她侧目对着箫容隽道:“阮若白这次怕是不好,脉搏极其紊乱,你去将我的银针拿来,我针灸便可。”

    箫容隽点了点头向外走去,却被阮清歌叫住:“唉,你等一等,我那还有一瓶药,在包裹里,白色的瓶子,一并带来。”

    箫容隽走后,阮清歌像没事的人一般坐在椅子上,看着阮若白的眼神带着一抹暗色。

    不多时,箫容隽折身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银针和一个瓷瓶,阮清歌将瓷瓶捏在手中掂量着。

    随之拿起银针扎在阮若白的身上,拿起药丸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这药是专门针对昏睡的人,只需一颗便能醒来,但后果如何我却是不知道,毕竟还在实验阶段。”

    阮清歌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让箫容隽有些疑惑,但随之一想,心下有了一丝不确定的想法,但在瞧见阮清歌说完之后,阮若白的指尖动了动,便知那想法是何。

    而此时什么都已经晚了,阮清歌二话不说就拿药丸塞在了阮若白的口中。

    不管阮若白是吕饶还是何人或者是更加强大的人物,在阮清歌的眼中,他不过是自己从小看大的臭小孩!竟然在她面前玩这种把戏!逃避问题?当真是该打!

    只见那药丸塞入阮若白的口中之后入口即化。

    阮若白想要吐出来却不得,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对着地面呕吐,“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他只觉得浑身一阵发麻,眼前一片黑暗,不多时,什么都看不见了。

    阮清歌冷冷一笑,“你既然敢玩耍我就要付出代价,我将事情问清楚自然会给你解药。”

    此时阮若白心中一片难忍,毕竟现在的身体是肉体凡胎,想要反击却是无能为力,而对于眼前的女人,他亦是无可奈何,就算对他做什么他都只能承受

    阮清歌阴恻恻一笑,“好玩吗?这可是我最新研制的东西,折磨起人来不偿命,你倒是给我做做实验。”

    阮清歌话音落下,便听到了一阵磨牙的声响,而在不远处的箫容隽眼底一片玩味的看着两人,找了个椅子坐下,等待着阮清歌接下来的行动。

    阮若白试着将身体的毒素排出,却是不能!

    那毒素已经进入五脏六腑,一点一点的渗透,除了解药便无药可解。

    阮清歌瞧见阮若白的动作笑了笑,道:“你现在还是想想要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不要做这些无用功,我的医术你是知道的。”

    阮若白无奈,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仰头向后倒去,“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装睡的,为何不直接将我叫醒,而是使出这样的把戏?”

    阮清歌抬起手指摇了摇,“我并不知道你在装睡,我只是给你叫醒罢了。”

    阮若白嘴角抽了抽,算了,反正眼前这个小女人一直都诡计多端。

    他缓出一口气,道:“好吧,你现在想要问什么就问,我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可他话刚说完,阮清歌一个巴掌扇在他的脑门上,“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跟姐姐说话了!不管你是谁我都是你的姐,记住了?!”

    听完这句话,阮若白的眼眸颤了颤。

    他以为阮清歌前去,回来之时两人的关系会产生变化,却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豁达。

    他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起,这才是他最想要的关系。

    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正襟危坐,寻着阮清歌的方向坐好。

    “好,你问吧。”

    阮清歌转动着眼眸认真打量了阮若白片刻,“你是不是吕绕?”

    只见阮若白呆愣了片刻,随之摇了摇头,“我是若白,怎么会叫我吕饶?吕饶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