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穿越小说 > 盛世军宠:军长送上门 > 2365:真正想要夏凝命的人
    “今天不方便,”遥顿了顿:“可能以后也不方便。”

    “啊?你在说什么?”

    遥一脸认真,一字一顿的对滋兰说着:“你长大了,再不是从前的小孩子。要是没必要尽量不要单独见面。你长得好看,喜欢你的人很多,没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而且,你收到的消息很正确,我有女朋友了。她是我未来的王妃,是我的未婚妻。而我和你的关系,仅限于普通朋友再加合作伙伴关系。所以,请郡主你体谅。”

    从汉斯兰度大公家族那边她收到很准确的消息,二公子遥有了女友,为了这个女友他重伤了三公子,还跟大公子闹翻了。敢情天启有句话叫红颜祸水,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

    她想着遥回国了,那肯定跟那个女人有矛盾,趁着这机会,她会让遥忘了那个女人。

    只是她还未出手,遥就直接跟她划清了界线。杀她个措手不及!

    滋兰冷冷一笑:“小遥遥,你是做大事的人,为了一个女人闹个天翻地覆的,值得?就算你说值得,敢情那女人在你身边绝对不会是件好事。她会害死你,会把你推向万丈深渊。趁现在你还能抽身,晚了就来不及了。”

    “万丈深渊吗?”遥只觉得非常可笑:“没她在的世界,对我来说才是万丈深渊!”

    “你!真是倔!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是那个女人教你的?”

    “哪个女人?我未来的王妃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我未来一切的幸福来源!你去见你哥吧,再见!”话完,遥给了易云爱一个眼神,转身离开。

    易云爱跟在他身后,滋兰气得咬着下唇,看来那个女人对遥的影响很大。

    她必须得亲手除掉!

    呵,对了,小遥遥身边的阿云帅哥不错,看来可以利用一下。利用这个阿云结束不该有的麻烦!

    ……

    四周一片漆黑,还回响着诧异的声音,夏凝很害怕,她在寻找着出路。

    前面不远处有着一点星光,夏凝没有犹豫的朝星光处跑去,然后吵闹声越来越大。

    她越跑越快,星光变成了光门,越来越亮。

    终于,她跑近了,清楚的看到门外站着的某个人,那个她最熟悉不过的身影——

    易云睿!

    “亲爱的……”心里默念着最亲昵的呼唤,她准备好扑进他怀里。

    “你怎么还在?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眼前的男人面无表情,说出的话更是一点温度也没。

    他看着她的眼神,比陌生人还陌生!

    “原来还没死透啊。”

    某把女声响起,夏凝顿着了脚步。看向站在易云睿身边的女人。

    “你配不上阿睿,”聂柔伸手拥着易云睿,头埋在易云睿胸膛里,一脸满足享受:“你没几天性命了,怎么还不放手?你还想拖累阿睿到什么时候?”

    看着两人相拥一起,夏凝万箭穿心!

    什么叫她没几天性命了?聂柔在乱说什么!

    “你快死了,不信的话,你看看你自己。”

    夏凝半信半疑的看向

    自己,看到自己的皮肤慢慢消散,露出森森白骨……!

    她快死了?不,她已经死了?!

    不,不是的!

    “啊—!!”

    一声惊叫,夏凝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光,很是刺眼。

    她想伸手阻挡,却发现一点力气也没!

    这时候眼前一暗,一双大手护着她双目,好听到让人怀孕的声音响起:“不要害怕,老公在你身边。”

    夏凝心里一跳,转头看向易云睿,对上他眸里满满的关怀和爱意:“老公……”

    “嗯,我在。”易云睿坐在病床边,大手温柔的抱着她,将她拥进怀里:“老公一直都在。不要害怕。”

    温暖的怀抱,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夏凝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份幸福。

    她作恶梦了,这个恶梦很恐怖,恐怖得她很害怕。

    “我是不是快死了?”

    这话一出,她很明显的感觉到易云睿浑身一震!

    “说什么胡话!你不会有事的,要一辈子好好的待在我身边!”抱着她的手加重了几分,易云睿心在滴血。

    到底是梦哪,夏凝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作恶梦了,我梦见自己不行了,梦见你……”

    “梦里的事情是相反的。小傻瓜,”易云睿打断她的话:“梦里的事都不是真的。别去想了,忘了吧。”

    “好。”夏凝缓了一会:“咦,我怎么会在医院里的?”

    夏凝慢慢想起发生的一切:“我是受伤了吗?”

    “没有受伤,只是惊吓过度晕过去了而已。”易云睿轻拍着妻子的背,心揪成了一团:“都怪我,我忙些什么呢,我应该早点到你身边的!是老公的问题,对不起。”

    “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不要一出事就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我这不没事了吗?”

    “往后我尽量多抽时间待在你身边。其它事就由着它去吧!”易云睿十分自责,听到妻子被狙击的那一刻,他脑袋是一片空白的,紧接着是排山倒海的害怕和担心!

    妻子不能出事,妻子不可以有事!

    “兔崽子们很猖狂,”易云睿眸里一片冷冽:“竟然敢对你出手,一个个都活得不耐烦了!”

    “这阵子好像频频发生这样的事。前两天华夫人出事,然后到我。看来是有人想搞事情了。”

    “我会把人揪出来的,我会保护好你的。”易云睿忍着心里的痛苦:“聂柔对你做的事,我已经向上面反映了,很快就会有处理结果。我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你面前,烦着你。”

    “她毕竟是公主,就算真做了什么事也不会受到处罚。”

    “这回不一样,”易云睿眯了眯眼:“她动的人,是我老婆。”

    要说这事与聂柔无关,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聂柔能洗清自己的嫌疑?就算不列颠国那边要护犊子,也得考虑天启这边施加的压力!单是当街拦截统帅区督帅太太的座驾这一条,也够不列颠国表示自己的态度了!

    何况现在还出了事!他的妻子被人当街狙杀!

    是什么样的人敢做这样的事?

    丧心病狂了吗?还是和他有极大的仇怨?

    还是说,这个人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内?

    很好,既然出了手,敢动他最爱的人,那他易云睿必定会让幕后这人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活着即是地狱!

    “她也就只和我说了几句话,或许暗杀的事情和她无关。”

    “她和你说了什么话?”

    夏凝犹豫了一下:“其实也没说什么话……”

    “她肯定是说了什么,你跟老公说实话好吗?”

    夏凝叹了一口气:“她说的是要和你一起吃午餐。”

    易云睿脸色一片铁,青:“还一国公主,行为这么不检点!”

    “是有点吧,嗯,也有点过份……”

    “那不是有点过份,那叫不知羞耻!”易云睿气不打一处来:“这是对自己的迷之自信吗?谁给她的勇气!”

    呵,顶着公主的称谓到处嚣张吗?很好,他绝对会让聂柔体验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主殿下’!

    就在这时,病房门外传来一阵躁动,张海走了进来:“督帅,聂柔在外面闹。”

    “赶她离开。”

    “战士们已经在赶了,但她的举动有点激烈,她的亲卫和我们在对峙着。”

    “把聂柔和她带来的所有人全部驾出去!”

    “是!”张海领了命转身走出去。

    “张海!”夏凝连忙叫着他:“注意些,下手轻点,别伤着她和她的人。”

    张海想答应夏凝,却又怕逆了易云睿的命令。只得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易云睿拿了手机出来,拨打着专线号码:“元帅,刚聂柔公主来了医院,动作态度过激,她的举动行为已经对我和我夫人造成极大的影响。望元帅尽快处理!以免聂柔接下来的举动,会让我国与不列颠国之间产生严重的外关事故!”

    夏凝有点傻眼,和易云睿在一起这么多年,她从来没看过易云睿主动‘求援’,敢情这次丈夫是真烦了。

    哎,别人都说红颜祸水,蓝颜是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丈夫不是站在她这边,假如丈夫就那么一点点动摇,她所拥有的一切幸福都会变成无间地狱!

    毕竟是聂柔,一个各方面都比她优秀的女人,聂柔后面撑她的是女王,对着这个强大的对手,她稍微哪里做得不对,不用聂柔动手,天启和不列颠都会有人处理她。

    幸好丈夫一直都在她身边,一直守护着她,得夫如此,她是积了万年的福。

    但是万一这次暗杀行动真和聂柔有关,而且是当街执行,那么要杀她的人……夏凝倒抽了一口冷气!

    莫非是……女王的意思?!

    不,不对啊,女王为什么要她的命?这说不过去啊!

    “老婆,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看到脸色煞白的妻子,易云睿很是担忧:“什么都不要想,躺下好好休息。老公陪着你。”

    夏凝握紧易云睿的手,她体温一点点的下降着,莫名的,巨大的恐惧正侵蚀着她……

    如果这事情……真的是女王的意思……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