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 从艺术家开始 > 第275章 分分钟搞定
    在虞驰眼中,白叶不仅有实力,也是营销的天才。

    从他出道开始,先是靠着营销,一步一步进入大众眼帘,然后再以超强的实力,扭转大众对他的偏见,最终征服大众。

    对于营销,虞驰也没有什么偏见。因为他清楚,在如今这个社会,资讯太发达了,反而不利于艺术的传播。

    因为诱惑多了,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人们,对于艺术也不容易沉浸心去欣赏,去感受。

    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营销手段了,把大众的眼光汇聚过来,再经过层层筛选,留下来的就是欣赏艺术的人啦。

    大数据化,锁定目标受众,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知道,白叶在营销上的厉害,虞驰也难免劝说:“白叶,你现在,也算是功成名就。在各领域的发展,更是十分顺利。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助长了你的骄纵之心。”

    “或许是紫砂壶的成功,让你炒作上瘾啦,还打算再复制这个成功的事迹……”

    虞驰皱眉道:“要知道,你是艺术家,最大的倚仗还是作品。有作品在,名与利肯定不会少。所以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安稳一些,还执著于赚钱。”

    “难道说,你现在很差钱吧?”

    虞驰直接道:“缺多少,我借你,不要利息。”

    “……”

    白叶很想说,自己要借一万亿。但是他琢磨了下,考虑到这不是神豪文,就打消了念头。

    他沉吟了下,才说道:“虞驰,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想说的是,我重视寿山田,不是为了营销炒作赚钱。”

    “那是为了什么?”

    旁边的陈大器,也颇为好奇。

    “为了……”

    白叶一脸正色:“弘扬文化,推广书画艺术。”

    什么鬼?

    旁边两人懵了,觉得白叶在糊弄自己,把他们当成三岁小孩哄。

    看两人不信,白叶才想解释。不过话到嘴边,他改变了主意,有了新想法,“算了,有些事情,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给我几天时间,我给你们一个惊喜。”

    ……

    虞驰与陈大器无奈,他们最讨厌有人卖关子啦。奈何……无论他们怎么追问,白叶只是笑眯眯闭嘴,一字不说。

    傍晚,在六层楼,主餐厅中。

    周彬叫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款待白叶这位新客人。接风洗尘的宴会,自然是山珍野味俱全。

    白叶吃得很开怀,就是不知道,他是为美食而高兴,还是为了美石而开心……

    第二天,他再次前往寿山村,只不过这一次,他不需要人带路、陪同。清早出发,下午才回来,折腾了差不多一天。

    黄昏时分,才有人看到,白叶抱着东西,兴冲冲回来。只不过东西被衣服包裹,没人知道里头是什么。

    只有三个人清楚,那是一块大石头。

    石头大是大,比篮球还大。

    问题是……

    “这玩意……有点丑啊。”

    陈大器挠头,一脸瞧不上的样子。艺术家嘛,多数是颜控,特别是雕塑家,对于材料的要求不低。

    白叶带回来的石头,表面坑坑洼洼,这也就罢了。

    因为对雕塑这个行业来说,先天表象从来不是问题,可以后天改造的。只要经过雕琢、打磨、抛光的工序,绝对比珍珠还亮。

    关键是这石头,不仅是表象难看,质地也不好啊。一些泥土沁色,渗透到石头中,更有一条条绺裂,看起来比较散碎,不结实。

    这样的石头,不好动刀雕刻啊。

    陈大器还担心,一碰石头就直接四分五裂,全部散化。

    白叶笑而不语,他触摸着石头,这是他刻意挑选的,在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构思清楚作品的最终模样。

    他要复刻一件作品,一件注定流芳百世的经典大作。

    一会儿,白叶才说道:“我要回去了,闭关十天……不,半个月……呃,或许一个月。总而言之,等我做出了东西,再联系你们。大器你是跟我走,还是留下来?”

    主要是在这里,雕刻琢磨的工具,肯定没有工作室齐全。他要雕琢的作品,十分的复杂,在这时难以完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回去好办事。

    “一起回去吧。”陈大器随口道,反正他在这里,也呆了差不多一周,休息足够了,想回去看看,白叶究竟搞什么鬼。

    “行。”

    白叶点头,又道:“虞驰,那你帮我去跟晋安官员谈一谈,村子山林田地租赁的事情,拜托了。”

    “……好吧。”

    虞驰耸肩,无奈。

    该说的说了,该劝的也劝了。

    白叶固执,坚决己见,他能怎么办?毕竟是白叶自己的钱,他想怎么糟蹋,也是他自己的自由。

    管不了……

    虞驰叹声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你谈好了,就给我电话。”

    白叶笑了笑,就与陈大器潇洒回去了。周彬与虞驰目送两人离开,等到他们消失无踪了,才返回屋中。

    周彬给自己倒了杯热茶,轻轻吹开了茶叶,微笑道:“你两个朋友挺有趣的嘛,特别是白叶,有点……出人意料啊。”

    “什么意思?”虞驰不解。

    “你没发现吗?”周彬分析起来:“从头到尾,他都坚信寿山石非常珍贵,是稀缺难得的宝贝。”

    “特别是去到了寿山村,他看到了溪流中的石头,那眼睛闪着璀璨的亮光,好像见到了金山银山一般,贪婪、炽烈!”

    周彬轻笑道:“你不觉得,这很反常吗?”

    “反常?”

    虞驰一怔,也没在意:“或许吧。有时候,我也搞不懂他,这个家伙,经常不务正业,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瞎折腾。”

    “关键是……”

    虞驰苦笑,更无奈了:“他总能折腾成功,这个就是他的本事啦。所以这事……”

    “你的意思是,他有把握?”周彬目光微微闪亮。

    “谁知道呢。”

    虞驰喝了口茶,就起身道:“好了,受人之托,我也该去办事了。反正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找他要办事费。”

    “我也去。”

    周彬立即随行:“我认识有人,帮你牵个线,分分钟搞定。”

    “……多谢啊。”

    “客气什么,反正是顺便。”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