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339章 刘展断腿,以德报怨
    辽使晕过去了。

    两国之间的交往,使者晕倒的事儿绝无仅有。

    所以殿内的君臣楞了一下。

    他们都想起了当年沈安在殿内一番话把辽使弄疯了的事儿。

    那是先帝还在时,沈安当堂一番古怪的话,辽使就发狂了,说了萧观音的许多坏话……

    而现在同样是一番话,辽使马上就翻了白眼……

    这沈安莫不是使者的对头?

    “叫人去救治!”

    赵曙很无奈,等那些人把辽人抬起来时,有人惊呼道:“后脑好大的包。”

    听到这话,赵曙就觉得很欢乐。

    这和大宋可没关系,是他自己摔的。

    使者一路被抬着出宫,随从在宫外见到了,顿时大怒,有人喊道:“宋人动手了!”

    悲愤啊!

    这时一人过来,沉声道:“要和谁动手?”

    随从怒道:“卑鄙无耻的宋人!”

    那人单手握住刀柄,“如此某便要为这句卑鄙无耻讨个公道。”

    “你是谁?”

    “某大宋水军都虞侯,常建仁!”

    噗!

    仿佛一阵大风吹过,耶律敦的随从齐齐后退。

    排骨将军!

    据闻此人作战悍不畏死,每战必身先士卒,率先攀登。

    关键他以前是画师啊!

    这人把画笔一丢,竟然就成了所向无敌的悍将。

    谁敢和他哔哔?

    皇城外安静了下来。

    常建仁目光转动,说道:“这里是汴梁!”

    是。

    在他的目光之下,辽人纷纷低头。

    “壮哉!”

    一个来枢密院办事的文官见到这一幕,不禁赞道:“这煌煌气势,让某想到了汉唐。”

    常建仁就是去枢密院的。

    在得知水军抓获了近两万人的精壮俘虏后,韩绛痛快的给了船厂钱款,随即战船交付,水军上下一阵欢呼。

    那么接下来就是招募新兵,并展开操练,这一切都需要枢密院的首肯。

    富弼很闲。

    和忙碌的政事堂相比,枢密院的事更加的细一些,也就是接地气一些。

    但富弼好歹是宰辅啊!

    那等小事他自然不肯多管,于是就闲极无聊。

    见到常建仁时,他问道:“水军的目标是什么?”

    常建仁没有丝毫犹豫,“在海上维护大宋的利益。”

    富弼点头,“如今天下太平,唯有水军时常出击……这大宋啊!两条腿,希望能均衡吧,否则就变成了跛子。”

    外面来了一个小吏,“相公,官家刚下了令,让北边和西北协助暗香运送货物。”

    “什么意思?”

    富弼问道:“官家怎么下了这么一道令?”

    小吏摇头,“小人不知。不过辽使方才在殿内被沈郡公一番话说晕了过去,随后官家说沈郡公此举有大功于国,正好刘学士来求见陛下,言语间出言不逊,被沈郡公追打……”

    “救命啊……”这时外面传来了惊呼声,接着脚步声远去。

    操蛋啊!

    富弼捂额道:“辽使竟然被沈安说晕了?”

    小吏点头,一脸崇拜之色,“沈郡公太厉害了。”

    富弼叹道:“是很厉害啊!可也很麻烦。”

    小吏依旧很崇拜的道:“他竟然敢打断刘学士的腿,大宋立国至今好像还从未有过。”

    高人啊!

    富弼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他立功太多了,要消磨一些才行,不过刘展的腿他不敢打断……”

    刘展的地位高了些,打断了他的腿,下一次你沈安想打断谁的腿?

    宰辅的吗?

    那样会朝堂大乱,国将不国。

    小吏遗憾的道:“是了,刘学士太高了些。”

    他大抵是觉得太遗憾了,见不到高官被沈安断腿。

    可沈安真心的没想过打断刘展的腿啊!

    他只想着自己最近几天早上没操练,所以想跑一跑。

    谁让刘展说话太难听呢?

    追出了皇城之后,沈安就止步了,神清气爽的对牵马过来的闻小种说道:“钟定那边如何了?”

    妹妹说要让种家变穷,沈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什么要把沈家的男人变成奴隶,女人变成那个啥……

    没杀你就算是沈某人宽宏大量了。

    闻小种说道:“钟定最近在寻门路,想另寻一家能供货的皮商。可北方就黄寅,而西北那边还不明。”

    走私这事儿没有大张旗鼓的道理,所以究竟暗地里有多少人在北方和西北走私皮革,沈安真心的不知道。

    他摸着下巴,“要不……钟定没见过黄春吧?”

    闻小种摇头,沈安满意的道:“让春哥装扮一下,装作是西北那边的皮革商人,剩下的……”

    他挑挑眉,闻小种点头,“是,小人明白,这就是去城外通知黄春,不过郎君……”

    “什么?”

    沈安在看着对面扶膝喘息的刘展,狞笑了一下。

    刘展此刻冷静了下来,才发现自己是被沈安给吓唬了。

    不过是口角而已,沈安怎么可能会打断他的腿?

    这一路从宫中狂奔出来,官家没派人来管,可见也知道沈安是玩闹。

    某的老脸啊!

    闻小种看了刘展一眼,“郎君,您还是心慈手软了些,王郎君上次说刘展这等人就该弄死他,省得恶心人。”

    “元泽只可分析事情,不可做事。去吧。”

    沈安觉得王雱最适合担任的职务就是狗头军师,类似于电脑。

    闻小种才走,沈安就作势往刘展那边扑一下,见他躲闪,不禁大笑起来,然后准备回去。

    “小贼!”

    刘展恼怒,心想哪日寻机再弹劾沈安一次,不不不,沈安最近圣眷很稳,弹劾他怕是无用。要不就弹劾他的人。

    比如说……唐仁、折克行他们。还有那个苏轼。

    他听到身后有些震动的声音,还有人在惊呼。

    沈安眼中多了些惊色,招手:“闪开啊!”

    刘展冷笑:“你说闪开就闪开?你当老夫是谁?”

    他今日已经足够丢脸了,再听沈安的话闪开,那还不如辞官归家为好。

    然后他听到了马的长嘶,很是疯狂的那种。

    什么意思?

    他缓缓回身,就见到了一匹疯狂的驽马。

    惊马了!

    刘展瞬间就作出了反应。

    他毫不犹豫的往左边退去。

    这个反应之快,让人忍不住击节叫好。

    “好!”

    沈安就叫了声好!

    老刘的身手真是敏捷啊!

    皇城外有摊贩,有食客,此刻那些小贩和食客见沈安先是提醒刘展躲避,如今更是为刘展避开了而叫好,不禁都赞叹不已。

    “沈郡公和刘学士是对头,可关键时刻,沈郡公竟然这般关切,可见德行高深,真是我辈楷模啊!”

    “……”

    楷模二字还未落下,那车夫已经被吓尿了。

    刘展身穿官服,一看就是高官。

    车夫下意识的就死命拉住了缰绳。

    而驽马此刻也觉得累了,于是就前蹄腾起,后脚转动了一下……

    马车被拉着往右边猛地冲了一下。

    呯!

    刚避开的刘展被马车撞飞了出去……

    噗!

    尘土飞扬。

    “好脏!”

    刘展先干呕了一下,然后目光下移,看着自己的小腿……

    断了吧?

    虽然小腿被裤子遮住了,可那股剧痛猛烈的袭来。

    “啊……”

    守门的军士傻眼了,急忙冲了出来。

    有人拉开刘展的裤子,一看那弯曲的模样,就回头喊道:“刘学士的腿断了!”

    这话恍如春雷,轰隆着就滚进了宫中,一路炸过去。

    “刘展的腿断了。”

    “怎么断的?”

    “沈安追打!”

    赵曙怒不可遏,觉得那年轻人做事太过莽撞,太过跋扈。

    “拿了来!”

    帝王一怒,就要收拾人了。

    陈忠珩确信好基友今日大抵难逃责罚,就准备让人去政事堂报信。

    可还没等他找到人,外面又来了消息。

    “刘学士是在皇城外被马车撞断了腿。”

    好!

    陈忠珩差点把好字喊了出来。

    就在他低头捂嘴时,赵曙问道:“沈安那时何在?”

    “沈郡公当时还提醒了刘学士,不过刘学士并未听从劝告。”

    那个倒霉催的刘展啊!

    赵曙心情转好,说道:“虽然是对头,可沈安还知道提醒,不错。”

    沈安是不错,他此刻就在刘展的身边,看那断腿的角度就喊道:“弄了夹板来,还有绳子。”

    刘展痛的打滚,沈安按不住,“再来人。”

    正好常建仁出来,他双手按住了刘展的肩头,因为练刀而磨出来的老茧把刘展弄的更痛了。

    “夹住!”

    夹板夹住断腿,沈安问道:“弄了担架来。”

    早有人跑去了,却找不到担架。

    “蠢!”

    刘展躺在那里被按住了,见沈安抬头喝骂道:“两根竹子,用门板架上去,绳子捆好就是了。”

    这便是临机之变。

    果然是名将啊!

    稍后将担架做好弄来,沈安和常建仁把刘展抬上去,吩咐道:“赶紧去寻了接骨最好的郎中。钱不是事,只管去。”

    两个军士抬了担架一路狂奔,刘展抬头努力后望,却看不到沈安。

    他的眼神复杂,渐渐闭上。

    大家是对头啊!

    沈安站在那里,有小贩弄了盆水过来,他洗了。

    “郎君,您为何要出手相助刘展?”

    闻小种觉得沈安不是那等宽宏大量之辈,所以很好奇。

    常建仁也很好奇。

    沈安淡淡的道:“某师承邙山神医,医者仁心,怎可见死不救!”

    常建仁拱手赞道:“沈郡公德行高深,果然是名不虚传。”

    稍后在回去的路上,不死心的闻小种再度问了这个问题。

    沈安打个哈欠,“做人不要太狠……”

    这和狠有什么关系?

    “此刻汴梁城中定然传着某以德服人,以德报怨的消息,回头某弄垮了钟家,那些人也不好意思说某下手狠毒……”

    竟然是为了这个?

    闻小种差点就跌落马下。

    这位郎君果然还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出手帮助刘展的瞬间,已经在为未来着手了。

    果然是高瞻远瞩啊!

    可某怎么觉得和这样的郎君在一起,脊背有些发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