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341章 悍匪沈安
    “沈安要对付钟定。”

    张八年接到了线报。

    “怎么弄?”

    他左手拿着小水壶,热水冲进了茶盏里,随即放下水壶,拿起铜茶筅搅和。

    茶水表面开始出现泡沫,张八年只是微微用力,那茶筅搅动的越发的快了,泡沫很是浓厚。

    他放下茶筅,看着那个图案,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

    “不知道怎么弄,不过城外那个地方被咱们的人发现了。”

    “盯着邙山军。”

    张八年很有兴趣去看看沈安的热闹。

    “他不是号称名将吗?”他看着泡沫渐渐均匀,心满意足的道:“咱们就来一个螳螂捕蝉……”

    ……

    第二天下午,沈安本想提早吃晚饭,可毛豆却嚎哭不休,而芋头跟着捣蛋,被杨卓雪拍了一巴掌,仿佛是被打开了泪腺,一下就泪雨磅礴起来。

    “哇……”

    很惆怅啊!

    沈安终于知道后来那些人家不乐意生几个孩子的缘故了,经济原因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再也受不起那等折磨了。

    “某不吃了。”

    时辰到了,他安抚了一下妻子,冲着芋头瞪眼,然后嘱咐果果帮着哄孩子,这才焦头烂额的出门。

    “这当爹的……难啊!”

    出门办事还得牵挂着家里的妻儿,这男人真难啊!

    闻小种木然。

    出了榆林巷,前方两个少女站着,其中一人嫣然一笑,招手,“闻郎君……”

    呵呵!

    是马潇潇,闻小种的崇拜者。

    闻小种皱眉,“很麻烦。”

    “沈郡公好。”

    边上的王定儿笑吟吟的福身。

    少女朝气蓬勃的笑脸让人精神一振。

    “你们这是去哪?”

    沈安看了一眼前方,严宝玉在那里等候,不远处还有几个乡兵。

    他再抬头看了看天色。

    “月黑风高……”

    王定儿抬头,见云淡风轻,晚霞下瑞气万千,不禁赞道:“沈郡公这是看到了晚些时候的天色吗?果真是连天文都知道呢!沈郡公……”

    她低头,沈安已经和闻小种过去了,而马潇潇照例被闻小种推倒在地上。

    “哎!”

    王定儿叹道:“你何苦要喜欢他呢?”

    马潇潇爬起来,冷哼一声,“我就喜欢他。”

    前方,沈安劝道:“既然有喜欢你的,那就娶了吧,若是不放心,某让人去问问她家的底细。”

    闻小种摇头,“不是放心的不能娶,否则小人担心会在晚上弄死她。”

    艹!

    沈安觉得身体一冷,骂道:“这是汴梁,不是你待的土匪窝!”

    “没办法,一直是这样。”

    刺客没有安全感,若是感觉身边的女人不安全,有威胁,那闻小种还真有可能会弄死她。

    罢了罢了。

    沈安熄了做媒的心思。

    稍后出城,天色渐渐暗淡。

    到了庄子外围时,有乡兵来迎。

    “郎君,外围两个人。”

    “咱们的人呢?”

    “有人去了钟家,要看着他家把钱带上,跟着一路出城,看时辰……”

    乡兵抬头看看夕阳,“应当马上到了。”

    沈安点头,“准备吧。”

    随即乡兵们散开。

    夕阳照在原野上,远处的村子有炊烟渺渺升起,一股子味道隐隐传来。

    “这是牛粪的味道。”

    闻小种浑身放松的深呼吸着,看来很喜欢这股农家的味道。

    有人在远处不知道是烧什么,烟雾弥漫。

    夕阳渐渐落下……

    几辆马车缓缓而来……

    车边是五骑,还有步行的十余人。

    这些都是钟定的根基,能为他效死的忠仆。

    有这些人在,那苗春若是敢动手抢钱,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他看了骑马在外面的苗春同伙一眼,不禁冷冷一笑。

    他提议进城交易,可苗春却说这些皮革是走私进来的,怕被查。

    没有渠道的莽夫罢了!

    钟定想到这里,不禁讥诮的道:“以后咱们该多找些人来进货,否则容易受制于人。”

    他此次借了不少钱,就等着这一下彻底翻本。

    “等咱们家重新翻身了,某发誓定然要给沈安好看。”

    随行的忠仆有人说道:“郎君,该去联络咱们的人了。”

    “去吧。”

    一个忠仆策马过去,远方出现了一个人影,两人碰头,忠仆招手。

    “稳妥了,哈哈哈哈!”

    钟定不禁大笑了起来。

    这个笑声中掺杂了些别的杂音。

    马蹄声骤然而来,原野的尽头,骑兵就像是魔鬼般的冒了出来。

    “有人来了!”

    “是骑兵!”

    “肯定是巡检司的人!”

    巡检司负责治安,设卡追寻逃犯只是小意思,骑兵也是必备的,只是看地方多少而已。

    钟定慌乱的回身,“回去,马上回去!”

    “定然是有人来弄走私皮革了。”

    他们觉得是官方的人来抓走私,于是疯狂奔逃。

    可骑马能逃,大车咋办?

    车夫也吓坏了,见骑兵渐渐逼近,就跳下车来跟着跑。

    “快跑啊!”

    钟定知道一旦被抓住,赵曙绝对饶不了自己,所以没命的奔逃着。

    走私可以,收走私的货物也行,但别被抓住了,否则对权贵没多少好感的官家会让你崩溃。

    他一路逃到了城门口,喘息未定,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问了守门的军士:“今日可有骑兵出城?”

    抓走私不可能动用军队吧?

    那些骑兵……按理该是巡检司的人,可巡检司哪里有那么雄壮的战马?

    不对!

    军士认识他,随口道:“没有。”

    一串铜钱丢过去,军士马上就换了笑脸,“今日从早到晚都没骑兵进出过。”

    卧槽!

    钟定策马掉头,打马就跑。

    “哎哎哎!这是不进城了还是什么?”

    那些仆役也不解,但还是跟着回去。

    骑马的那几人好说,可步行的那些人就惨了。

    一路打马到了刚才的地方,钟定傻眼了。

    “大车呢?”

    天色昏暗,他跳下马来,茫然四处查看。

    “大车哪去了?”

    “某的钱呢?钱呢?”

    地上的车辙证明先前这里确实是有大车路过,车辙通往了远方。

    “去看看!”

    钟定上马,有人在前面打起火把,跟着车辙步行。

    半个时辰后,几辆大车被找到了。

    拉车的牛哞哞的叫唤着,自由自在的拉着空车在吃草。

    爽快啊!

    钟定疯狂的跑过去,车上车下仔细查看,可一个铜钱都没有。

    “某的钱啊!”

    他仰天悲呼着。

    那些钱大多是借的,他哪里有钱还?

    “去,那个苗春……把皮子抢过来!”

    钟定咬牙切齿的想到了唯一止损的办法。

    于是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小村里。

    小村里空无一人。

    “人呢?”

    他冲进了那个院子里。

    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几个房间的门都敞开着。

    家仆进去查看了一下,面色惨白的出来,“郎君,没了,就剩下味道了。”

    皮革的味道很重,地上甚至还能找到几根毛……

    “苍天呐!”

    钟定悲呼着,而在另一处,带人靠近这边的张八年等人被拦截了。

    火把猎猎,照的人模模糊糊的,仿佛带着血光。

    “你等是谁?”

    数十人的骑兵都是便衣,不,都是黑衣,而且还蒙面……

    只是当头的那个蒙面人张八年有些眼熟。

    “张都知,还请等片刻!”

    打头的那人一开口,张八年就骂道:“沈安那个王八蛋,他怎么知道某会来?”

    呵呵!

    蒙面的黄春不语。

    出门有春哥,不用担心被人阴啊!

    张八年此刻在沈安的心中已经成了老阴比,回头一定会报复回来。

    “黄春!”张八年沉声道:“你也敢拦某的路吗?”

    呵呵!

    黄春笑道:“张都知……一人好不是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张八年心中恼怒,“退后!”

    他策马前冲。

    “弩弓!”

    对面的骑兵们突然亮出了弩弓。

    这些都是乡兵!

    操蛋的沈安啊!

    张八年一人前冲,他打赌黄春不敢让人放箭。

    “放箭!”

    箭矢密集飞来,张八年下意识的下马,手中的长刀挥舞。

    可箭矢都落在了前方。

    “张都知,再来……某可就不客气了!”

    黄春的声音森然。

    “沈安想造反吗?”

    张八年从未想过沈安竟然这般大胆,不禁怒了。

    “你来做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张八年身体一僵。

    骑兵们分开,一个蒙面男子策马出来。

    张八年回身,“滚回去!”

    麾下愕然,旋即打马消失在黑夜之中。

    张八年回身拱手:“大王……您为何在此?”

    蒙面男子说道:“我出城散散心。”

    张八年抬头望天:这天都黑了,散的哪门子心?

    张八年懂了,有赵顼在,这事儿他只能咽下去。

    可那个不要脸的沈安呢?

    上次他出手断掉了钟家的皮革进货渠道,这次出手是干啥?

    下狠手了啊!

    那个不要脸的家伙,他在哪?

    张八年抬头打量,却找不到沈安。

    “我们走。”

    蒙面骑兵远去,张八年站在那里,苦笑道:“沈安啊沈安,你把大王带成了悍匪,官家迟早有一日发现了会收拾你。”

    一国皇子竟然蒙面出来打劫权贵,这要是传出去,赵曙估摸着都不用做人了。至于沈安……赵曙绝对会让他的屁股开花。

    “郎君您醒醒啊……”

    “郎君……”

    远处传来了喊声,张八年黑着脸骂道:“那个沈安,果然是个悍匪!”

    钟定是被抬着进城的。

    有人问道:“你家这是怎么了?”

    仆役刚想说话,钟定突然醒来,喊道:“骗子……都是骗子!”

    有人说道:“先前他们出城带了好几辆大车,如今大车上空荡荡的……”

    钟家遭遇了骗子,倾家荡产了!

    债主连夜登门要钱,可钟家哪里有钱,只能推诿。

    “把房子抵了!”

    债主们可不会怕一个落魄的权贵。

    钟家的房子很值钱,有心人算过了之后,债主们心满意足的准备等明天去开封府报官要债。

    而更多的人在猜测是谁坑了钟家。

    “沈安!”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