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闪婚甜蜜蜜:总裁老公宠爆了 > 第749章 沈擎苍早已洞悉一切
    第749章 沈擎苍早已洞悉一切

    秦雪鸢上前挽住秦太太的胳膊,“妈,我帮你一起收拾,这个家是容不下我们母女了,反正我爸也不缺我这个女儿,我们走。”

    “我为什么要走,我走了不是便宜秦婉了吗?我不走,你走,你滚出去,这是我女儿的房子。”秦太太怒气冲冲地对秦言铭吼道。

    “梦娴,也别听风就是雨,一段录音说明不了什么。”秦言铭心里很清楚,如果这段录音能证明秦婉绑架了秦雪鸢,或者能证明她指使别人伤害秦雪鸢,沈擎苍早就把录音拿出来了。

    秦太太心痛地捶打胸口,“秦言铭,除非你能证明秦婉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否则你就等着收离婚协议吧!管家,替先生收拾东西,他今晚要搬出去住。”

    “雪鸢,你这是做什么?我和你妈妈感情一直很好,你回来就是破坏我们感情的吗?”秦言铭责备道。

    秦雪鸢气地握紧拳头,她没有想到,秦言铭会怪到她头上。

    “我妈妈护住你的亲生女儿秦雨嫣,却把我弄丢了。她抚养秦雨嫣长大,秦雨嫣为她做了什么?你感激过我妈妈这些年的付出吗?”

    “如果不是我外婆心善,不是老天爷保佑,我早就死在顾家舅舅和舅妈的手上。你说我回到秦家,是破坏你们夫妻感情,还是你对我妈从来就没有感情?”秦雪鸢质问道。

    秦言铭被问得愣在当场,他算是看出来了,秦雪鸢和沈擎苍容不下秦婉。

    “我跟你妈都是老夫老妻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有目共睹的。你对秦婉有成见,觉得我关心她,所以挑拨你妈跟我闹。雪鸢,你有幸福的家庭,有可爱的孩子,秦婉什么都没有,你就不能放过她吗?”他怒斥道。

    秦太太听到他的话,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来人,把赶出去。秦言铭,你给我滚,就当是我瞎了眼,当初怎么会嫁给你这种男人,滚,滚!”秦太太怒声震天,满脸憋地通戏。

    “梦娴,你身体不好,别激动,我走就是!”秦言铭见这情形,只得离开了家。

    “爸,我送你。”沈擎苍跟着秦言铭,一起往门外走去。

    “你现在高兴了?留着这段录音,就是为了让我难堪吗?”秦言铭没好气地说。

    沈擎苍不动声色地看向他,秦言铭越是恼羞成怒,就越是证明他在极力掩饰什么。

    “秦婉到底是谁,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我让人调查过秦婉,本来只是怀疑,现在已经肯定了。”沈擎苍冷淡地说道。

    秦言铭震惊地看着他,“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是我侄女。”

    “我知道她谁,你也知道。我不说出来,因为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不想让雪鸢刚找到父母,就要跟亲生父亲分开。”沈擎苍说出这话的时候,秦言铭整个人愣在原地,一步也不往前走了。

    “是不是好奇我是怎么猜到的?”沈擎苍冷笑一声,“其实很简单,做个亲子鉴定就行了。脸能换,基因可换不了。”

    “沈擎苍……”秦言铭大叫一声。

    “我看不得雪鸢受委屈,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你秦家的财产,我和雪鸢不稀罕。”

    “你想护着秦婉,可秦婉容不下雪鸢。虽然不知道秦婉给了雄哥什么好处,让他不开口。但是没有证据,我就不知道是她做的吗?”

    “你护着秦婉,就是在伤害雪鸢,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沈擎苍根本就没把秦言铭放在眼里,如果不是秦雪鸢,他理都不想理会这个男人。

    能教出秦雨嫣这么自私自利的女儿,可见秦言铭教育的失败。

    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可他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丈夫。

    他让秦太太伤心,也让秦雪鸢难过。

    “她是秦婉,而且已经死过一次,我跟她谈过了,她只想好好过完这辈子,你们为什么不能放过她?”秦言铭痛苦地说:“她从小没有妈妈……”

    “你说她从小没有妈妈,那秦太太这么多年的付出算什么?”沈擎苍觉得秦言铭的想法太新奇,一定要有亲生母亲陪伴,才叫有母爱吗?

    这一次,秦言铭终于不再隐瞒。

    “梦娴的确待雨嫣很好,可是每当她思念雪鸢的时候,就会避开雨嫣。雨嫣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明白妈妈为什么突然不理她了。我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我知道,梦娴的心里也不好过,她弄丢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能连悲伤的情绪都不准她有。”

    秦言铭叹息一声,“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们。”

    沈擎苍并不同情秦雨嫣,她得到了本应属于秦雪鸢的母爱,可是她却想要得到全部,连一丝一毫都不想留给秦雪鸢。

    “当然是你的错,你弄丢了自己的小女儿,也没有照顾好留在你身边的妻女。秦雨嫣没有得到完整的父爱,母爱也患得患失,所以变得自私,心理扭曲。”他沉声道。

    “她跟我说,调包亲子鉴定结果,是因为害怕雪鸢抢走我们的爱。寄给乔明珠的那把枪不是她安排的,是她的助理自作主张,她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雨嫣虽然思想偏激了一些,但她心地不坏……”

    沈擎苍冷哼一声,“你相信她的善良,觉得她心地不坏,可是你凭什么要我们跟你一样信任她,原谅她?”

    他恶狠狠地说:“你知不知道秦雨嫣都做了些什么?她害死我和雪鸢的孩子,她想要雪鸢的命。我中了一枪,险些丧命,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不肯放过她,她放过我们了吗?她在云南联系雄哥绑架雪鸢,该死!”

    “沈擎苍,你要做什么?”秦言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如果哪天她死了,那也是死于自己之手。我不会杀她,但自己要作死,那就怨不得别人。”沈擎苍停住脚步:“慢走不送!”

    秦言铭不放心地问:“我会看着她,尽量说服她离开,请你给我一点时间,不要对她下手。就当是看在雪鸢的面子,你也不想让她看着我进监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