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嘘,梁上有王妃! > 第604章 604三哥,原谅我吧
    第604章 604三哥,原谅我吧

    花颜冲着沐之昂的方向挥了下拳头,语气有些恶。

    沐之昂眨巴了下丹凤眼,点了点头,“了解,三哥了解。”

    话音落下,他打了个哆嗦,“那小妹,你记仇吗?”

    好弱好弱的语气。

    花颜嗤笑一声,眉眼挑了挑,“呵!那是非常记,有仇必报,且忍个十年八年都要报的那种。”

    沐之昂,“……!”

    他回忆了一下自从归家以来,他几次三番的惹怒面前的小丫头,遂打了个哆嗦,忙的讨好般的凑上前去,“小妹哎,三哥带你去城南吃酱板鸭呀?”

    那讨好的模样,闪烁的丹凤眼看的花颜一阵好笑。

    “三哥,我不会生家人气,你放心吧。”

    花颜笑道,没在跟沐之昂逗趣。

    沐之昂抚了抚了下胸口,一副松了口气模样。

    “三哥哥,没去看看沐清韵吗?”

    花颜突然出声。

    昨天晚上沐清韵被带下去之后,就被关在柴房,没有人去看她。

    沐家爹爹和沐家大哥都没去,对于这个自小护着的沐家二小姐,做出这样里应外合陷害自己堂姐的事情,任是谁都接受不了,虽然她看似在最后关头已经醒悟了,但没有人愿意去原谅她。

    只是没想好怎么处置罢了。

    “没有。”

    这个话题是沉重的,沐之昂摇了摇头,脸色也有些冷了下来,似乎提起沐清韵,他下意识的就咬紧了牙关,眼睛有些发红,他内心的怒和痛比任何人都要深,因为他是那么相信她,甚至因为相信,而亏待了自己的小小妹。

    只要想到她做下的事情,他就忍不住的想要杀人。

    是的,杀人。

    他想杀了沐清韵。

    曾经有多信任,如今便有多么的恨怒,想用她的血以祭安颜丫头在天之灵。

    “打算怎么处置她?”

    花颜叹了一口气,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如何处置沐清韵自有爹爹和哥哥商议,她是不会在插手了。

    沐之昂眼神中有些压抑的痛,唇色也有些发白,“看爹的意思吧。”

    他道。

    花颜点了点头,迈开步子,“那三哥我走了啊。”

    她要去找帝翎寒,问问他楚流霜的事情。

    “你这丫头……”

    见花颜真要走,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沐之昂忙的拉住她,一张俊俏的脸都耸拉下来,“你这丫头,没瞧见三哥在伤心吗?你都不安慰安慰三哥的吗?”

    他道,头耸拉着,当真是没精神的模样。

    “三哥,我安慰你没用啊,你的心结需要自己去解开,逃避是没有用的。”

    花颜叹一口气。

    她的这位三哥潇潇洒洒,重情义,却在沐清韵的事情上付出了百分之一万的真心,哪怕在当时她说出沐清韵并不如表面上这么干净软弱之时,她的这位三哥哥也始终义无反顾的相信她的,虽然真相破开,他冲着沐清韵喊出了内心的愤怒和不敢置信,但私下里却始终没有单独去见她,其实也是不愿面对,面对她的坏,和自己的蠢。

    “哎。”

    沐之昂又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小妹,你不知道我对沐清韵她……我……!”

    “你喜欢她吧。”

    花颜见沐之昂欲言又止,又纠结的模样,直接开了口。

    话音一落,沐之昂就闹了个大红脸,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小妹,你,你乱说什么呢!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

    他好大声的喊道。

    喊完了又左右瞧瞧,生怕别人听了去。

    花颜好笑的看沐之昂一眼,“三哥,我就随便说说,你激动什么,一副心虚的样子。”

    花颜盯着沐之昂看,临近中午的阳光很暖,穿透亭子外面的树叶,打在他的脸上,因为情绪激动的红晕晕染在脸颊上,目光有些隐痛。

    花颜没再说什么,上前拍了拍沐之昂的肩膀,“去看看吧。”

    说完这话,便抬脚下了凉亭。

    这一次沐之昂没有阻拦。

    他站在那里,一阵风吹来,他的袍角随着风轻轻的荡了一下,他看向花颜离开的背影,小丫头背对着他抬了抬手,做了个手势,那手势什么意思他并不知道,但应该是鼓励和安慰他的。

    他的小小妹啊,是个玲珑剔透的人,有一颗温软的心。

    沐之昂盯着花颜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抬脚迈下阶梯,身后的影子阳光拉的长长的。

    他拧着眉头往偏远的柴房走去……

    沐家今日盛大喜事,所有人都热热闹闹的,却反而偏僻的西院这里显得好生荒凉,两个看守无精打采的守着柴房的门,看到他过来,顿时站直了身体,慌忙打了声招呼。

    “三少爷。”

    沐之昂挥了挥手。

    两个看守当即明白他的意思,走远了一些。

    沐之昂上前,站在柴房的门口拧眉站了一会儿,终于是抬手推开了柴房的门。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柴房内有些暗,门一开,阳光便照射了进来,打在了柴房内沐清韵的身上。

    她蜷缩在墙角,面色发白,发丝散乱,身上的衣服也是皱皱巴巴,眼神有些木木的。

    看到沐清韵这般,沐之昂轻皱了一下眉。

    他没有先开口说话。

    只是心里有些压抑,却似乎没有开心的感觉。

    “三哥哥。”

    沐清韵似是终于回过神来,一开口就已经哽咽了,眼泪留下来,一双眼哀哀戚戚的看着沐之昂。

    “三哥哥,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理我了。”

    她开口,嗓子有些沙哑,因为一夜没喝水的原因,有些干、涩。

    她听着外面看守的聊天,知道沐家今天是个大日子,她一个人瑟缩在墙角,整个人都被后悔湮灭。

    如果当初没有走错那一步,是不是今日沐家的荣耀也有她一份呢。

    沐之昂站在门口没动,看着沐清韵眼上的泪,他的内心里面是一片平静,甚至有一点点的厌恶,曾经他是多么的疼着面前的这位小姑娘,看到她流眼泪,只恨不得将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

    沐之昂抬起脚,迈过门槛,转身将门给关上。

    沐清韵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之前受了伤,浑身虚软无力,还未站起来就已经跌到在地上。

    沐之昂也没有出手扶她,只是很冷漠的看着她。

    “三哥哥……”

    “别喊我三哥了。”

    沐清韵轰红着眼睛又出口,却被沐之昂直接出声打断。

    沐清韵面色一僵,眼睛垂下来,“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安颜姐姐,对不起大伯,对不起所有人……我罪该万死。”

    沐清韵哭着道。

    沐之昂原本心中压抑,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可是真的来到沐清韵的面前,却发现竟是什么话都不想说,因为觉得心寒和没有必要,但是那憋着的一口气却好像也松掉了。

    沐之昂在心里笑了一下,一句话没说就要转身。

    沐清韵没想到沐之昂会直接离开,当即面色就变了,忙的激动出声,“三哥哥,你别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求得你的原谅,但是三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错了。”

    她大声的喊道,忙的手脚并用的爬向沐之昂,紧紧的抓着沐之昂的袍子不松手。

    她的手指甲都断了好几个,有些血迹溢出来,脏呼呼的。

    沐之昂拧了拧眉,终于开了口,“你知道错了,可是安颜丫头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一句话,将沐清韵打落深渊,她捂着脸呜呜的哭出来。

    “楚流霜已经死了。”

    沐之昂忽然开口,正在哭泣的楚流霜顿时愣住,“死,死了?”

    她有些不可置信,似乎被这一消息给震住了。

    “怎么死的呢?”

    她问。

    “畏罪自杀。”

    沐之昂咬牙道。

    他说完这四个字,就见沐清韵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好生悲戚,“所以,三哥哥,你今日来其实就是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是吗?你,你想让我也畏罪自杀是不是?是不是?”

    她质问道。

    声泪俱下。

    沐之昂目色沉沉的,他抿着唇,转过头来,“难道不应该吗?”

    这话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落下之后,沐清韵便怔愣在那里。

    她想过被所有人厌弃的一天,却从来没有想到最疼她的三哥哥会逼她去死。

    她该死,但是她还想着能活下去。

    “我,我做错了,可是真的就罪该万死吗?三哥,我不是也戴罪立功了吗?那个来路不明的花颜,被人给盯上了,那个楚流霜的师傅神秘莫测,修为高强,他让我去偷花颜身上的珠子,这件事我不是都告诉你们了?三哥,你知不知道,我付出了什么?”

    沐清韵哭泣道,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碎了。

    活着,没觉得生命的可贵,但要去死了,才知不舍得。

    而她就算被沐家抛弃了,也想苟延残喘的活着,或许有那么一瞬间想过死了算了,做了那么错的事情,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可是这一天一夜的煎熬,她被关在柴房中,听着外面热闹的喧哗,她忽然就想活着,可是现在她的三哥亲自来逼她去死。

    沐清韵觉得好绝望。

    “三哥,我做错了,我会改,我会加倍的改,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继续做你的妹妹?”

    沐清韵眼中的泪簌簌而落,楚楚可怜的哭求道。

    “永远都不可能了。”

    沐之昂听到这话只觉得讽刺,他转头冷冷的说道。

    “三哥哥,你是真的不要我了吗?你是打算将那个花颜当成小妹来疼爱了是吗?可是她毕竟跟沐家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啊,跟你也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可能真正的亲近呢?

    三哥哥,我才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啊,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能不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