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爆萌三宝:帝尊大人,夫人又跑了! > 第385章 银链从哪儿来
    第385章  银链从哪儿来

    轩辕睿还没来得及问夜月,联络就断了。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传讯玉,一脸懵,张嘴喃喃:“夜姑娘是什么意思?封魔谷、紫羽殿已灭?”

    这时候,轩辕睿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弟子们的议论:“已消失两道光柱了,不知道出什么事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知道,这得宗主做主才行。”

    闻言,轩辕睿顿时茅塞顿开。

    他终于明白了夜月话里的意思,轩辕睿当即等不得,夺门冲出急急忙忙冲到玄云宗宗主面前。

    轩辕睿将夜月的话,省去他的名字,其他的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玄云宗宗主。轩辕睿转述完了,激动的补上一句:“师尊,咱们的机会来了!不能给封魔谷、紫羽殿机会逃出蛮荒谷!”

    “这个消息,你是从哪儿得知的?”宗主质问道。

    屋中,玄云宗宗主和一众长老皆是怀疑的盯着轩辕睿,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轩辕睿哪儿来的消息?

    轩辕睿迟疑了一会,想着早迟都会知道的,都在蛮荒谷说不定还会碰上。

    轩辕睿咬牙,开口说道:“是夜月告诉我的!”

    “夜月?上九重通缉的那个夜月?”

    “对!”

    众人震惊了。

    轩辕睿急忙又道:“一定是夜姑娘灭了紫羽殿,还有封魔谷的势力,就剩一些残兵,这可是大好机会!让他们逃回去,再想杀他们就难了。”

    闻言,玄云宗宗主当机立断,下令:“走!去光柱的方向看看,若是真的,我们不亏。假的,我们也不怕封魔谷他们,大不了再撤回来。”

    “遵命!”

    玄云宗的灵船船队即刻出发。

    从此刻起,紫羽殿、封魔谷、还有第三个镇守光柱阵法的势力,注定了要从天穹大陆的地图上被划去姓名。

    跟随错了人,做错了事,终将付出代价。

    一个都跑不了!

    ……

    玄云宗灵船船队出发的时候,夜月和辉夜也在前往最后一个光柱。

    路上,辉夜终于有空,他张嘴问夜月:“丫头,夜月是你的名字对吗?”

    “嗯。”夜月淡淡应答。

    辉夜面色一喜,称赞道:“好名字!月丫头你瞧,你名字里有一个夜,我名字里也有,我们都是夜神族,是不是很有缘?”

    夜月:……

    夜月斜睨辉夜一眼,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辉夜也不尴尬,笑笑斟酌言语,又问道:“月丫头,刚刚那个日冥族苍姝儿说,你的孩子。你有孩子了?是那三个灵船上的宝宝吗。”

    “你跟踪我一路,不知道?”夜月不答反问回去。

    辉夜无奈。

    他的确跟踪夜月,但还没有变态到一步一跟,跟到灵船上也不放过的程度。

    辉夜只是在外面看着,他看到了灵船上的人,但他们说什么,都是什么关系辉夜就不知道了。

    夜月听了辉夜的解释,神色仍旧冷冷的,开口继续反问辉夜。夜月问他:“他们是不是我的宝宝,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若他们是你的孩子,那就是夜神族的幼崽。我身为长者,理应保护你们,不让日冥族、不让其他人伤害你们。这是长者的职责!”辉夜说道。

    夜月正飞着,闻言突然停下。

    辉夜没注意飞出去了,见夜月停下,他又急忙飞回来,皱眉凝眸盯着夜月。

    他想看夜月的表情,但无奈斗篷挡的严严实实,只看得见下巴。看不到表情,只能通过身周的气息来辨别夜月的心情。

    如现在,夜月的情绪很低迷,很冷漠。

    长者的职责?

    夜月觉得很嘲讽,很好笑。

    如果夜神族的长者,应该保护族人,保护孩子。那为什么,当初没有所谓的族人来救娘亲?来帮帮她们?

    一路艰辛苦难,她都自己走过来了。现在她也不是一个人,她有宝宝们,有凤沉歌,有朋友。

    还需要夜神族的保护?

    不!

    她不需要,她的宝宝也不需要。

    夜月抬头,冷冷的看着辉夜开口:“辉夜,你找错人了。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也不是你的族人,如果你还想留下一起对付日冥族,那就闭嘴。否则,我即使打不过你,也能让你付出一些代价。”

    嘶,辉夜倒吸口气。

    月丫头好凶啊!

    辉夜审势夺度,立马摊手开口:“好,我不说了。但让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

    “问吧。”夜月皱了皱眉,不耐烦的说道。

    辉夜伸手指了指夜月的手腕。

    夜月低头看到手腕上的银链,本能的垂下手背在身后藏起来,夜月冷飕飕盯着辉夜。什么意思?

    辉夜:“月丫头,你这个银链从哪儿来的?能让我看看吗。”

    “这是两个问题,从哪儿来的与你无关,不能看。”夜月冷酷的说完,转身丢下辉夜,直接先飞走了。

    辉夜刚刚抬手,左手伸进右手袖子里,还没来得及说话,夜月已经飞走了。

    辉夜沉默了半秒,低头看着左手拿出来的一串银链,眼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太像了!

    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辉夜脑海中浮现一道倩影,心脏微微刺痛起来,辉夜握紧拳头。离开圣宫的族人,不止她一个,也可能是别的族人。所以辉夜不敢百分百确定,夜月手腕上的银链,是不是出自她的手?

    辉夜再抬头看向夜月,夜月压根没有等他,就这功夫只能看到视野内蚂蚁点大的人影。

    辉夜无奈的叹了口气,月丫头太凶,太冷酷,防备心也太重了!

    但他理解,生为夜神族,在九重天太危险了。夜月这般很好,这样才能够保护好自己,只是太心疼了。

    尤其对比圣宫里的孩子。辉夜眉头紧皱成川字,他没说什么,只是伸手将银链戴在了手腕上,然后才运转灵力,疾速飞行追上夜月。

    月丫头防备心重,他不好问。

    那就让月丫头看见,让她来问!她问什么他回答什么。

    然而接下来,夜月都没工夫去看一看,辉夜手腕上有没有多什么东西。因为她们遇到了以灵兽皇领头,灵兽王簇拥成群的灵兽群。

    蛮荒谷接连的大动静,吵醒了这些白月沉睡的兽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