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可能要抓典型了
    《设计软件成盗版重灾区,图奥在中国市场损失或超百亿!》

    《甩图板不能甩了诚信,有多少企业在用盗版CAD?》

    《入世在即,国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亟待提高!》

    《国企使用盗版设计软件成风,主管部门不能装聋作哑!》

    一夜之间,各家大报上突然出现了一批标题极其煽情的文章,其中的内容全都指向一个问题:图奥CAD在国内的盗版现象。

    采写这些文章的记者言之凿凿地称,目前国内绝大多数设计人员使用的图奥CAD均为盗版软件,其中不乏各家大型企业以及科研院所的技术人员。大多数开设CAD课程的高校,老师和学生所使用的CAD软件也同样是盗版,甚至有不少老师将盗版软件刻成光盘在课堂上进行发放。

    记者随即又引用了某某法律专家的观点,声称使用盗版软件构成了侵权犯罪,而教师向学生传播盗版软件更是罪无可赦,开除教职都是轻的,怎么也得枪毙个三五分钟的才符合法制精神。

    除了法律专家之外,贸易学家也出来凑热闹,引经据典地论证打击盗版与中国入世之间的关系,表示如果国家不能采取有效措施,遏制严重的软件盗版现象,中国的国际形象将受到严重损害,进而影响到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入世谈判。

    在对使用盗版的技术人员进行了口诛笔伐之后,记者话锋一转,又盯上了各家单位以及它们背后的政府主管部门。记者质问道:作为国有大型企业的领导,是否有一点起码的法律意识?自己的下属每天使用盗版软件,领导是不知情还是故意纵容?还有机械部、科委、教委的一干领导,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严重的问题吗?你们这样尸位素餐,对得起国家和人民给你们的工资吗?

    “这是怎么回事,报纸上说的情况属实吗?”

    部长们第一时间就把司长叫来询问了。

    “这个情况,我们不太了解,我马上派人去调查。”司长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司长叫来处长,开始发号施令:“咱们的下属企业有使用盗版CAD的事情吗?报纸上点了陂西机械厂的名,你现在就给陂机的老陈打电话,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说起来,下属单位用几个盗版软件的事情,还真入不了上级领导的法眼。其实上级领导自己用的计算机里,又何尝没有盗版软件呢?

    没办法,90年代大家的正版意识可谓是近乎空白,买一台电脑花上八千一万的,就已经很让人心疼了,再花几千块钱去买正版软件,谁受得了?

    领导不懂正版盗版是怎么回事,负责给领导装软件的都是信息中心的小伙子们。这些小年轻哪懂什么政治正确,正版的能用,盗版的也能用,他们又何必去买正版呢?再说了,如果他们打个报告,说要花上几百万给全单位的计算机配上正版软件,信不信领导会把他们训得像灰孙子一般。

    从上到下,都没有拒绝盗版的意识,也没人觉得这事值得大惊小怪。被盗版的那些软件厂商,倒是隔三岔五地会哼哼几嗓子,没错,就是哼哼而已,雷声大雨点小,像是应付差使。他们的态度尚且如此,哪个部门会真的对下属单位的盗版问题大动干戈的。

    可漠视归漠视,没有一个领导敢明确地说盗版有理。相反,国家一直是将打击盗版作为政策的,中央领导也不止一次地提出要加强全民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有时候中央文件下发下来,各单位也要组织学习,单位领导也要表态。当然,表态之后,大家也就把这事给忘了,毕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被报纸上突如其来的一组文章给打破了。如果只是一家报纸上有这样的报道,大家会觉得可能是某个记者脑子进水,搁到太阳底下晒晒也就罢了。要知道,记者在报社也是有发稿工作量的,有些记者平时划水太水,到月底凑不齐工作量,就会找些陈年话题出来炒炒剩饭,对付掉一篇稿子。

    可现在的情况是,七八家媒体同时发出了类似的稿子,每篇稿子的内容都不相同,主题却惊人地一致,各单位领导就不得不思考一下了。一般来说,这种同时发出的稿子,往往代表着一种风向,有时候是上级领导想推动一件事,有时候就是某个利益相关方在进行公关宣传。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意味着这件事不可等闲视之,最起码,需要先了解一下有关情况,做到有备无患。否则万一上级领导真的追究起来,自己一无所知,怎么交代呢?

    部长的要求是了解一下情况,到处长那里,就变成了认真调查、严肃处理。连唐子风都接到了刘燕萍打来的电话,让他统计临一机使用CAD的情况,并要求如果使用了盗版,要立即删除,最好连硬盘都做个低级格式化,做到毁尸灭迹,绝不能让人查出来。

    “刘姐,您的电脑知识见涨啊,连低级格式化都懂了。”

    唐子风在窃笑之余,忍不住对刘燕萍的博学点了个赞。

    “小唐,你别掉以轻心,这件事,大家分析可能是中央领导发了话,下一步可能要抓几个典型出来示众,你们可别撞在枪口上。”刘燕萍认真地叮嘱道。低级格式化这事,是局里新来的网管跟她说的,她也是现学现卖。

    “刘姐,你是知道的,我们临一机的CAD,是我当初向图奥化缘化来的,是他们免费赠送给我们的,绝对不是盗版。”唐子风郑重地回答道。

    刘燕萍哦哦连声,说道:“对对,我想起这事了。小唐,还是你有远见,我记得当初有人提出你们可以用盗版软件,不必花那份冤枉钱。是你坚持要用正版,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你专门跑到那个图奥公司去公关,让人家送了你们软件。就这样,还有人觉得你当时是多此一举呢。”

    挂断刘燕萍的电话,唐子风站在大街上就笑出声来了,惹得过往的路人纷纷侧目,不知道这个小伙子是吃错了什么药。

    居然被传成中央领导的意思了,而且还说可能要抓几个典型来示众,谁说机关里的吃瓜群众想象力不够丰富来着?

    这一组报道是怎么回事,别人如坠五里雾中,唐子风心里却是如明镜一般透亮。因为这组报道本来就是出自于他的策划,连那些令人惊悚的标题,都是他从后世某系报业的刊物上剽窃来的。

    关于国内盗版软件的情况,唐子风并没有什么确切的统计数据,但他知道,别人也同样没有数据,所以只要他敢编,别人不信也得信。比如盗版导致图奥软件损失百亿,这完全是唐子风拍脑袋拍出来的数字,上一世他忽悠风投的时候,编过的数字比这更加骇人听闻。不会讲故事,你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创业者吗?

    除了数据之外,那些企业和学校的案例,可就都是真实可信的。唐子风这些年走南闯北,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多了,各种各样的段子攒了无数,随便扔几个出来,再加上一些春秋笔法,足够唬人了。

    这么多稿子,当然不是唐子风一个人写得出来的。就算他文笔不错,要写出各种风格迥异的文章,让人觉得是各家记者自己写的,他也很难办到。在他的手下,有厂报记者李佳带领的一个撰稿团队,此前那些诋毁韩国文化的文章就是出自于这个团队。唐子风把自己的想法向撰稿团队的笔杆子们一说,大家便熟门熟路地把稿子给编出来了。

    有了稿子,再往下的一个环节就是见报。这些稿子显然不能找几家小报来发,只有发在大报上才能起到唐子风所期望的效果。大报发稿还是比较讲究的,至少不能与国家的大政方针相违背。

    唐子风让李佳联系了这些报社的记者,由他亲自去向记者们介绍这些稿件的内容。事实上,这些稿件的主题从政治上讲是完全正确的,打击盗版是国家一向提倡的事情,这些稿子揭露了国内盗版的现状,提出严格知识产权执法的要求,有什么不对呢?

    既然政治上没问题,唐子风又让李佳给记者们塞了丰厚的车马费,记者们当然就很积极地在稿子前面签上了“本报记者某某某”的字样,然后递到了主编的手上。主编免不了也要问问记者,为什么突然发一篇这样主题的稿件,记者们把从唐子风那里学来的口径如此这般地一说,让主编也觉得批判盗版现象是一个不错的题目,于是大笔一挥:

    发之!

    这些细节,外人是不知晓的,甚至连批准发稿的主编们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一个计划中的一员。他们只知道自己签发了一篇政治上没问题的稿子,至于其他媒体也在同一时间发了相同主题的稿件,谁又会注意呢?

    一场打击盗版CAD软件的风潮,就这样被挑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