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杀鸡儆猴
    PS:感谢书友令狐略猛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广陵城的将军府内再次热闹起来,各大宗门都派人前来,不过众人的心情却也是有些怪异。

    之前这地方还是属于方镇海的,结果现在却又归了朝廷,并且还是之前他们的‘熟人’,这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顾诚坐在主位上,看着下方的众人笑道:“诸位又见面了,大家也都是熟人了,我也就不多介绍什么了。”

    下方的众人也都是虚伪的在那里道贺。

    “恭喜顾大人高升!”

    “南嶷郡苦方镇海那逆贼久矣,今日总算是拨乱反正了。”

    “今后南嶷郡有顾大人接掌,我等也算是能够松一口气了。”

    顾诚拱手笑道:“多谢诸位抬举,似方镇海这种反贼叛逆,朝廷是不会不管的,区别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方镇海占据南嶷郡的那些时间,弄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规矩,当时我是看在眼里,但奈何实力有限,想管却也是无法去管的。

    比如方镇海强收南嶷郡武林宗门三成的赋税,这在我看来便十分不合理,所以这条规矩,要改!”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是纷纷点头,这顾诚还算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当初他们全体站出来反对方镇海,其实最为主要的矛盾便是方镇海强收他们的赋税,拿着刀子在他们身上割肉,这让他们怎么能忍?

    顾诚一挥手道:“所以从今天开始,这规矩便要改一下了,赋税从三成改到一成!”

    此话一出,整个大堂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在场众多武林宗门的代表都是在心中冷笑了一声。

    这顾诚到底还是年轻,真以为他们都是白痴不成?

    你顾诚现在没有方镇海强便敢收取一成,等你顾诚有了方镇海那种实力岂不是也要收取三成?这跟方镇海又有什么区别?

    当初方镇海收三成他们反对,现在你顾诚收一成他们也一样反对,赋税这种东西就压根不应该有!

    所以当即便有人站出来反对道:“顾大人,既然你代表的是朝廷,那也要按照朝廷的规矩来行事才行。

    之前朝廷掌控南嶷郡的时候可没有赋税,那现在也应该没有才对。

    你为何不按照朝廷的规矩来行事,却按照方镇海那反贼的规矩来行事?”

    顾诚伸出手向下压了压,淡淡道:“诸位还请稍安勿躁,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们激动什么?

    诸位拿出那一成的赋税可不是给我的,也是为了你们自己便利。

    咱们南嶷郡靠近南蛮十万大山,诸位应该都有各种灵药和材料的生意需要交易到外界去。

    若是有商队来南嶷郡主动收购,那多少价格都是由他们说了算的。

    而若是自己组织商队呢,人力物力还有路上的损失都是极大的风险,远不如直接卖给那些商队划算。

    在场的诸位,可能有的宗门加起来都不到百人,这样的宗门恐怕也只能组织出来大部分都是由寻常人所组成的商队,这样上路可是很危险的。”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暗自点了点头,顾诚说的也的确是他们大部分人都在苦恼的事情。

    不是每个宗门都是王家,嫡系虽然只有几百人,但却有上万附庸,甚至一座城的人都是在靠王家吃饭的。

    也不是每个宗门都是四极宗,光是正式弟子便有万人,外门弟子更是有着数万,负责四极宗各个方面的事情,可以让四极宗的弟子安心的去修行。

    大部分的宗门其实都是小型宗门,连商队都凑不出来的,只能将自家所产出的东西贩卖给前来收购的商队,这价格嘛,自然就被压的很低。

    顾诚一摆手:“我今日收取大家的赋税,其实也是用到了大家的身上。

    此时缴纳赋税的宗门势力只要有商队,都可以来广陵城备案,需要行商的时候沿途所有士卒都会庇护,一直保护诸位到其他郡的边界。

    一样东西就近卖给那些商队是一个价格,哪怕是运送到最近的广宁郡又是一个价格。

    诸位所能够赚得的差价,怎么也要比交的赋税多,这笔帐可是很划算的。”

    听到顾诚说完,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奇异之色,朝廷的人竟然跟他们谈上交易了?

    虽然顾诚说的是赋税,但实际上这在他们看来就是交易,是他们所交的保护费。

    有人在心中暗自算了算,若是顾诚没有说谎,他的确会履行承诺的话,他们哪怕就算是交了一成的赋税之后,获利也是比之前更多的。

    不过在场却并没有人直接答应,而是将目光望向了坐在最前方的王渊和萧秉公,他们是代表王家和四极宗来的。

    但这二位却是眯着眼睛,一言不发,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以往这种事情肯定是王家和四极宗最先开头表明态度的。

    结果现在这两家都是一言不发,这却是让他们都有些拿不到主意了。

    这两家没有反对,难不成是默认了吗?

    所以在场有部分人感觉划算,但却也有一部分人还在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一名道装打扮的中年人却是站出来冷笑道:“顾大人打的倒是一手好算盘,方镇海收三成是盘剥我南嶷郡的武林宗门,放在你这里收一成便想要我南嶷郡的武林宗门都对你感恩戴德吗?你当我等是朝三暮四的猴子吗?

    你所提供的便利只是为了有商队的宗门准备的,但有些宗门可并没有商队生意,他们又凭什么交一成?”

    顾诚看了那道士一眼,淡淡道:“没有商队生意,宗门流水也是一样低,自然也就不用交那么税了。”

    那道士继续冷笑道:“这么说来也依旧还是要交?顾大人这般做,又跟那方镇海有什么区别?”

    顾诚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厮为何总针对自己?他在南嶷郡其实并没有跟这帮武林宗门打过太多交道,唯一有接触的也只是王家跟四极宗。

    “敢问这位道长出身何门何派?”

    那道士一抬头,冷哼道:“贫道云海观副观主陈周平,顾大人难不成还准备打击报复吗?

    刚走了方镇海这头猛虎,难不成我南嶷郡又来了一头恶狼吗?

    诸位可都要小心着一些,这位顾大人简直比那方镇海还要霸道,连丝毫的忤逆之言都听不进去。”

    默念了云海观这个名字好几次,顾诚这才终于想明白了,这陈周平为何要跳出来针对自己。

    当初在对付那鬼郡守的时候,顾诚拆了对方的庙,同时也杀了几个跟那鬼郡守勾结的守庙道士,那些道士便是这云海观的人。

    不过后来顾诚便开始插手方镇海手下的权力斗争了,关于这云海观的事情他早就已经忘了,直到这陈周平跳出来针对他,他才想起来的。

    今天云海观来的若是别人,或许还不会做的如此激烈。

    但当初顾诚所杀的那些云海观道士当中,其中那领头的便是陈周平这位副观主的弟弟,亲弟弟。

    在得知自己弟弟的死讯之后他便想要来找顾诚报仇了,但却被那云海观的观主拦下来了。

    对方是方镇海麾下的八大金刚之一,云海观这么一个小道观拿什么去跟八大金刚比?他去了也是送死。

    随后得知方镇海垮台,陈周平还暗自兴奋一阵,以为顾诚肯定也跟着方镇海倒霉,自己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结果谁承想随后便传来了消息,顾诚竟然是朝廷的卧底,不光没有跟着方镇海倒霉,还成为了广陵城靖夜司大统领,暂管南嶷郡的一切事务。

    这种结果让陈周平恨意更甚,简直无法接受。

    所以这次来参加议事,陈周平的恨意已经压制不住,毫不犹豫的便跳出来偷换概念,找顾诚的麻烦。

    而且他还算有些小聪明,知道单靠自己一个云海观怕是奈何不得顾诚的,所以直接把整个南嶷郡的武林势力都捆绑在了自己身上。

    顾诚对他出手便是打击报复,那便是心虚,那便是要跟整个南嶷郡武林为敌!

    看着那陈周平,顾诚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之前顾诚遇到的倒霉事情不少,所以他一直都感觉自己的气运貌似并不算好。

    不过再倒霉人怎么也要有个转运的时候。

    想瞌睡了有人递枕头,想要杀鸡儆猴却找不到理由,结果立刻便有人把脑袋主动凑了过来。

    陈周平看到顾诚没有说话,而是笑了起来,但他忽然感觉有点心慌,那笑容为什么这么渗人呢?

    还没等陈周平说什么,顾诚周身真气闪耀,长剑之上阴烛冥火在剧烈的燃烧着,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大堂的中央,向着陈周平一剑刺出!

    陈周平怎么都没想到,顾诚竟然当着在场众人的面,说出手便出手。

    骇然之下他立刻调动全身灵气,手捏印决,一道如同镜面一般的水纹波澜浮现在他面前,想要拦下顾诚这一剑。

    但谁知道顾诚却忽然半路收剑,手中五道阴气闪耀着,五鬼搬运施展而出,五只小鬼围绕在陈周平的脑袋上,轻轻那么一转,他的脑袋瞬间便被扭转了一圈,出现在了顾诚的手中,鲜血均匀的挥洒在大堂中央。

    望着拎着一颗人头的顾诚,整个大堂顿时鸦雀无声!